一日段子荟萃 9-3

@搬运工:G20的规定扰乱日常生活,许多人在网上发牢骚。“我们的媒体每天攻击邪恶的外国势力,现在他们来了,我们又必须跪迎。”

@billwoods: 有阵子蛮认真地在思考作为恐怖份子如何对城市乃至国家造成最大规模的恶劣影响。后来G20就开了。

@wentommy:某大三学生吐槽,G20安保的套路跟新生军训寝室内务卫生检查的套路是一样的:桌上不能放东西,床上不能睡人,垃圾桶不能有垃圾,总之就是剥夺一切事物的本来用途。—— 跟我20多年前读大学那会儿一样滴。当然追根求源,应该是从苏联的集体主义和日本的军国主义那儿继承下来的精髓。

@网易网友:最近来杭州出差的陆先生,发现在萧山国际机场手机上网速度竟然达到了惊人的60Mbps,而根据实测数据,杭州市区内的移动4G平均速度达35Mbps,而在西湖、萧山国际机场、滨江等区域,4G平均下载速率已达55Mbps到57Mbps,部分地区实际测试速率达150Mbps。

@blogtd: 穷则业余关注天下,富则专业出卖国家。

@wentommy: 杭州人是对大型外事或内事活动的承受能力实在太弱。还是北京人皮实,每年都有接待义务,有时一年好几次呢。老辈儿们接待过的贵宾,不管是从蒙古、满洲、日本、还是从延安来的,都毕恭毕敬着。这就是皇城根儿人的气质,谁占了城门楼子,谁就是他大爷。

@zhanghui8964:这几届领导人热心各种国际会议,又喜欢当东道国,但又竭力回避各种政治议题,并把回避政治议题作为外交努力的重点。这本身就暗含了政治的失败,是不自信的表现。不管玩的自信是真是假,现在能把自信摆到国际台面上的共产党国家,也就是北朝鲜了。

@zhanghui8964:有个专制政权70年大限的说法,时有所闻,我是左耳进右耳出,从来没当回事。即便今后的历史再凑巧又凑巧地印证它几次,我也不会认可它是正确的。这说法淡化了反抗者的作用,也推卸了自己的责任。高墙终究会倒塌,但绝不会是念咒的结果。

@stonelukai:同一天,米国火箭发射平台爆了,赵媒欢喜的马上就报,赵国火箭发射失败,赵媒屁都不放,你知道都不知道

@jajia:企鹅号被查封了。编辑体贴地说,要我与腾讯共渡时艰。我说,你们把我都搞了,还渡个毛。别以为平时跟党眉来眼去的,该整你们的时候一点都不手软,别有幻觉。

@haOFei:指纹识别的最大安全漏洞是在你睡觉的时候你配偶可以偷偷拿你的手指来解锁手机,虹膜识别就没这个问题。睡觉时候就算强行翻开眼帘应该也是白眼,这在产品安全性上属于一个飞跃。

@KenWong_:预备,唱!我们是地产主义接盘人,继承先富阶级的光荣传统。爱炒房,爱囤房,地产主义是我们终生的信仰。不怕限贷,不怕限购;勇敢离婚,坚持购房。向做房奴勇敢前进,向做房奴勇敢前进前进,向做房奴勇敢前进……我们是地产主义接盘人!(网易评论)

@baotagen: “双重思想”:“同时接受两种相反的、抵触的信念,却不觉得矛盾”。如中华民族是最伟大、最优秀的民族/中国人的素质太低,不适合民主。 全国人民代表大会是国家最高权力机关/全国人大也必须置于党的领导之下。

@一头小活猪开学第一天,小猪妈妈把小猪送进教室,眼泪汪汪的,舍不得走。哎呀,儿子不习惯怎么办?哭了怎么办?不吃饭怎么办?拉臭臭被老师嫌弃怎么办?被其他小朋友欺负怎么办?欺负其他小朋友怎么办?…我指了指门口的宣传牌,批评她:幼儿园也两学一做了,还有什么不放心的?

@纳兰素颜68:美国的制度,是由天才制定,蠢才都能运行的制度。世界上还有一种制度,是由蠢才制定,天才都无法运行的制度。

@damyata:一个朋友今天发了一段文字,回答别人总问她如何应对在女儿成长中遇到的升学排名补习的焦虑。她说很简单,不和其他家长聊天。深以为然。如果教育孩子是只有一次机会的试验,那么和你国绝大多数人保持一致水准并不能提高成功概率。相反,眼见更多是自己被焦虑压得上不来气,并转嫁压力折磨家人。

@szstupidcool: 转:前天看了一份调查CCAV在全国的收视率,东三省最高87% 79%然后依次下降到广东的5% 我看的笑起来了,活脱脱的一个经济倒排序,看得越多脑子越残!

@simpleblue:【上海离婚登记处的魔幻时刻】“能来离婚的都是真爱!”上海近日流传楼市限购传闻,引发疯了般的离婚潮:有父母带子女离的,有子女带父母离的,还有祖孙三代来办的…他们坚信房价还会涨。在离婚登记大厅里,找不出一丝“舍”或“离”的情绪,每个人似乎都对未来充满着期待。

@baozuitun:中国人的价值观非常变态。一方面,他们认为婚姻神圣,对小三刻骨仇恨,当街打小三,谴责马蓉出轨,认为自己结婚了就有权独占别人的性器官。另一方面,他们可以为了多买一套房子少花点钱,凌晨二点起来排队占号去离婚。

@ld0905: 以后国人会发现一个规律:公众人物反西方的激烈程度与其持外国护照的几率成正比。

@iJoy:每天我避免路怒症的方法就是观察路上那些真正吵起来的众生相。说真的,如果有人挑事一样跟你吵,说难听话,千万别理,微笑走开就好。因为你不知道他受过什么刺激,别成为他原始攻击性的发泄对象。就像之前的摔婴事件,你跟刚出狱的人硬抗,最后承受攻击的是孩子。让负能量止于自己,是最好的自我保护。

@QiubaiBot:邻居家的闺女上幼儿园小班,开学第一天被投诉了,原因是全班都哭的稀里哗啦的就她不哭,镇定的坐在那里看老师一个一个的哄,好不容易平静下来了,她一句,爸爸妈妈不要你们咯,马上全班又哭成一片……

@szstupidcool:有一次,勃列日涅夫,和到访的尼克松两人竞走,输了。塔斯社是这样写报道的:在昨日美苏之间进行的一场竞走比赛中,我国领导人勃列日涅夫同志获得了第二名的好成绩,美国总统尼克松则获得倒数第二名。

@赵小花是美少女 说:刚才接到一个诈骗电话,一口南方普通话说“女士,我是中国银行的客户经理,您的借记卡在境外消费了16万3000,请问是你本人消费的吗?”我马上说:“是我本人”那头沉默10秒钟,说:“你吹牛逼!”然后挂了……

@sailingger:一个人拼命热爱一个城市,其实他是不爱这个城市的,他只是爱他曾经的城市,所以要说他的美食,他的街道,他的风景。这是非常糟糕或者非常怀旧的,没有这样的生活,似乎又不能说服自己,于是拼命在那些老街老道里,不停地说服自己,不停地想象自己,想象另一种生活,想象在江边看见的那个女孩子。

@lifent: 一个同事问我:现在这些人网络上的名字都叫什么“酱”是啥意思?我说这个酱就是“汁”的意思,但是比汁更浓,颜色更深,说穿了就是水多。然后他就说现在的人怎么这么直接啊,我说大家时间都紧张,简单明了多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