输出软实力

据卫报报导,俄罗斯正与中国合作,借鉴中国的网络防火墙技术打造俄罗斯的审查过滤工具“红网”。

过去一段时间,俄罗斯的网络审查正日渐严格。就在11月初,俄罗斯联邦电信、信息技术和大众传媒监管局(Roskomnadzor)以违背2015年通过、要求互联网公司在俄罗斯服务器储存用户资料的《个人数据法》为由,在俄罗斯封禁职业社交网站 Linkedin。

今年6月,俄罗斯政府还通过了被为名为“亚洛瓦亚法”(Yarovaya law)的信息安全措施。这项法律允许俄罗斯电讯商将所有用户信息储存6个月,并将元数据保存3年;而一旦有关部门提出要求,电讯公司必须提供解除信息加密的密钥。多个人权观察组织对这项法律表示反对,因披露美国情报部门监视公民信息的“棱镜门事件”而藏匿在俄罗斯的斯诺登(Edward Snowden),也讽刺这些规定是“老大哥法律”(Big Brother law)(编注:语出反乌托邦小说《1984》“Big brother is watching you.”)。

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和俄罗斯总统普京

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和俄罗斯总统普京

尽管通过了“亚洛瓦亚法”,对俄罗斯政府来说最大的困扰却在于网络审查技术:俄罗斯并没有匹配的技术手段处理海量数据。在被西方国家制裁的情况下,俄罗斯选择中国作为提高信息监控水平的求助对象。不具名的俄罗斯信息工业部人士指出,即便俄罗斯厂商可以绕过西方制裁,该国也正日渐转向中国的技术。

事实上,今年4月中俄双方高层已在俄罗斯举办信息安全论坛,当时的与会者包括时任中国网信办负责人鲁炜、“中国防火墙之父”方滨兴、俄罗斯总统普京的互联网事务助理兼前通讯部长谢戈廖夫(Igor Shchyogolev)等人。据俄罗斯“安全网际网路联盟”(League of Safe Internet)主管 Denis Davydov 透露,建立论坛的协议是在2015年方滨兴与谢戈廖夫在北京的会面上达成。安全网际网路联盟与俄罗斯政府关系密切,曾参与起草网络审查法律,并雇佣志愿者监督网络“有害内容”。

今年年初,俄罗斯安全委员会秘书长、2000至2008年曾负责俄罗斯情报部门 FSB(Federal Security Service)的帕特鲁谢夫(Nikolai Patrushev),曾与两名中国政治局高层就信息安全问题会面; 普京更在今年6月访华时,正式与中国政府签署了关于网络安全的联合公报。

在协助俄罗斯搭建“红网”的过程中,中国电讯巨头华为起到了重要作用。今年8月,俄罗斯电讯设备商 Bulat 曾与华为谈判,购买用于数据储存和服务器生产的技术。今年10月在北京举行的俄罗斯信息安全论坛,华为也是主要赞助商。中国政府官员也曾确保华为员工出现在俄罗斯举行的关键信息安全会议上。

今年11月,美国信息安全技术公司 Kryptowire 曾披露,发现多款中国生产的安卓(Android)手机预装了用于收集个人隐私信息的软件,每72小时便会将用户的短信资料传输到中国。这款软件来自上海广升技术公司(Adups),而广升官网显示,该公司软件已在7亿部手机、汽车和其他智能设备上运行,其客户就包括全球最大的手机制造商华为。

在《中国即将崩溃》一书的作者章家墩看来,无论谁持有华为的主要股份,华为无疑是中国政府的工具,“它的背景神秘,成长速度对一间中国私人企业来说远不止是快速,政府官员支持它的努力,而缺乏国有企业的竞争是一个重要的判断因素。”

不过俄罗斯对中国也并非单方面依赖。11月7日,中国人大通过了备受争议的《网络安全法》,这项法律不仅允许政府在紧急情况下断网,还提出侦查机关可以要求网络运营者提供必要的“支持与协助”,这项条款被普遍认为等同要求科技供应商向中国政府提供软件原理等科技和商业机密。《网络安全法》也意味着中国政府在数据储存方面可能面临较大压力,而早先已通过“亚洛瓦亚法” 的俄罗斯或许能与中国展开合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