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真理站在谎言那边,我就解决我自己

自台湾苹果日报去年底刊出据称来自中国文化部的“55组艺人封杀名单”后,许多网友发现此份名单上的台湾歌手陈升、徐若瑄,香港歌手黄耀明、何韵诗等人的音乐作品先后被网易云音乐、百度音乐、QQ音乐等在线音乐平台下架,但因为当时阿里巴巴旗下的虾米音乐并未下架部分“黑名单”艺人的作品,加上中国文化部否认存在此“黑名单”,也有猜测认为大规模下架行为或与版权有关。

陈升 / 台湾绿色公民行动联盟

然而,随着虾米音乐在据传的1月9日“大限”之前将上述歌手作品全数下架,从侧面证实了音乐平台本次集体大规模下架行为与版权无关,而是中国官方又一次封杀“敏感”艺人的行动。

当真理站在谎言那边 / 我就解决我自己 / 借我那把枪吧 / 或者借我五毛钱

陈升、左小祖咒《爱情的枪》歌词

00:00/00:00

他们为何上榜?

此份名单以音乐人为主,除了台港艺人外,封杀对象还包括美国、澳大利亚、日本、韩国、罗马尼亚和捷克等地的歌手和乐队,而早年便因激进立场遭到封杀的盘古乐队则是名单中唯一的中国大陆艺人(组)。

纵观这份黑名单中的“敏感”艺人,其上榜原因并不新鲜。在两岸均有众多歌迷的台湾创作歌手陈升,早前便因为于2003年参加“西藏自由音乐会”而在中国大陆处于“半封杀”状态(不能公开演出,但可以传播其作品),本次遭到全线封杀(包括其新宝岛康乐队)则被认为与其反服贸立场以及直言不讳的性格有关。2014年,陈升曾因“厕所门”事件(见“声音”)被中国网友及官媒炮轰。而在本次事件中,除了歌曲被各大平台下架外,陈升的百度贴吧(网络社区)也被禁。

台湾歌手、演员徐若瑄近日已将个人新浪微博清空,她的歌曲在中国各大音乐平台已经彻底消失,仅剩下她为周杰伦、王力宏等歌手作词的歌曲。徐若瑄也被认为是本次黑名单中最“意外”的名字,入选原因或可追溯至2010年东京影展。当时中国大陆代表团坚持台湾代表团须以“中国台北”名义参加,遭到后者拒绝,徐若瑄因无法为电影参展而落泪。加上她曾公开表示“日本对我像是养母般的存在”(徐若瑄曾在日本发展演艺事业),而被不少人扣上“台独”、“卖国”的帽子。

台湾作家、导演吴念真则因为曾声援“太阳花”反黑箱服贸协议运动、力挺新政党“时代力量”等,遭到中国网友砲轰。此前在面对中国网友质疑其“搞‘台独’又来大陆赚钱”时,他回应称“我干嘛去大陆赚钱?没有,是你们找我去的耶!”在媒体询问本次被封杀有何回应时,他表示:“我不知道到底是谁封杀,我没有意见。”

台湾乐队灭火器、香港歌手黄耀明、作词人林夕等,也多是因为发声支持太阳花运动、占中运动等,在2014年便相继遭到一定程度的封杀。不过,本次音乐下架行动尚未“波及”黄耀明所在的组合达明一派,林夕的众多作品也未见大规模消失。有评论讽刺称:“若要全线封杀林夕的作品,只怕中国的电台将无歌可播。”

曾为太阳花运动创作主题曲《岛屿天光》的灭火器乐队经纪人回应称:“中国这个国家就是这样,大家一直生活在恐惧之中,而我们只做认为对的事,被中国封杀,没有太意外。”闪灵乐队主唱林昶佐以“时代力量”立委的身份表示,任何一个政府都不应扼杀创作自由、言论自由。民进党立委王定宇则认为,中国“小家子气”的作法,只会跟台湾越走越远。

2017年,或许将是泛娱乐领域更加‘谨言慎行’的一年。

钛媒体评论

需更加“谨言慎行”的2017?

本次封杀名单被曝光后,中国主流媒体虽未报导,但社交媒体上的讨论并不少。有中国网友评论称:“任何事物都是相对的,言论自由当然也是相对的。你有言论和政治的自由,我当然也有封杀你的自由。”还有人表示:“艺人必须要对自己的言论负责,艺人主张台独还可以容忍吗?这难道还不是损害国家利益了?”

但微信公号“娱乐资本论”引述音乐圈人士称,出现在这份封杀名单中的名字,其实有许多如果不是深度乐迷可能都没有听过,他们或“有一些轻微的言论问题”,但大部分并非“台独乐队”,而“香港的荔枝王、台湾的浊水溪、糯米团等都是顶级的独立乐队,最有历史渊源,最有力量,甚至可以说他们代表了台湾、香港的独立音乐势力”。

中国文化部近两年曾因各种原因下达“封杀令”,包括在2015年3月封杀《死亡笔记》、《进击的巨人》等日本动漫,8月又以“整顿音乐市场”为由封杀120首歌词带粗口的“不雅歌”,包括黄立成、张震岳、MC HotDog 等歌手作品。

而中国当局对其认定的涉“台独”、“港独”等政治敏感议题的艺人更不手软,即使艺人发声澄清或道歉都难以挽回,去年引起巨大争议的包括周子瑜事件戴立忍事件等。此外,因为“萨德”导弹防御系统导致中韩关系危机后,中国当局还下达“限韩令”,封杀韩国艺人出演的节目、戏剧、广告等。

去年11月,中国全国人大通过业内讨论已久的《电影产业促进法》,要求中国企业及其他组织不得与“伤害民族感情”的组织及个人合作。

声音


陆客真的不要再来了,我们真的要牺牲我们的生活质量吗? 有人说不签服贸会被边缘化。我想问的是,难道我们还不够边缘化吗?服贸让我们把自己的角色看清楚,我虽然没站出来特别发声,但如果你问我,我会告诉你,我反服贸。我有很多大陆朋友,我也很喜欢他们,但我常跟他们讲,等你们上厕所会关门的时候,我再跟你谈统一。


– 陈升“厕所门”事件采访原文


艺人到中国赚钱,是他们的选择,没有对与错,做音乐就是要讲真话,饶舌歌手更要有自己的风骨,讲真话就是一种“来者不怕、怕者不来”,少赚人民币,也是每个人的选择,当然也希望到中国作音乐上的交流,但中国要封杀我们也没办法,我小学有去过中国,但现在就算不能去,我其实也没差。


– 位列55人名单的台湾饶舌歌手大支


后来阿凯老师问我们,说我们有什么办法能来大陆演出么?我不知道他们有什么原因不能来,(台)独了?色情了?还是怎么了。他说,因为团名的关系,叫做1976。我说,1976怎么了。他说,毛泽东死的那年。我说,你看你起什么名不好,非起这么政治的一个名字。阿凯老师说,不是,我们是1976年生的。我想了半天,那可能是你们生的不对。

– 中国音乐圈人士撰文写台湾乐队1976

来源:

端传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