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国籍难民还想结婚

2月3日,重庆大足男子陈某领着无户口的“妻子”李某,冒充前妻余某准备办理身份证。好在细心的民警看出了破绽,避免了这一”闹剧”。

办理身份证 “妻子”却和户口本上的不一样

2月3日,一对“夫妻”来到大足区公安局石马派出所户籍室,男子陈某告诉户籍民警,“妻子”余某要办理一张新的身份证。民警细心地发现这对“夫妻”行为举止有些异常,两人神情紧张,不与民警对视,妻子余某极少说话。

“陈某和余某都是大足区石马镇人,但余某一开口却完全是云南口音。”民警立即怀疑起了陈某和余某的身份。民警提出疑问时,陈某辩称,余某很小就去往云南生活,长年不说重庆话,乡音已改也是正常。

民警查询陈某和余某户口时发现,户口上登记的余某照片与眼前的“余某”并不十分相似。陈某再次解释称,照片拍摄于几年前,余某近年在云南工作辛苦,皮肤黑一些、显得苍老一些也是合情合理。

为进一步核实余某身份,民警多次询问余某户口情况,但她只能勉强说出姓名和户籍地址,而对身份证号码、家庭其他成员和村社基本情况一概不知,民警意识到该女子可能冒充了户口本上余某的身份。

原是想结婚 他竟让黑户女友冒充前任妻子

在告知陈某、余某两人冒充他人办理身份证的法律后果后,陈某这才道出了事情真相。

原来,陈某今年47岁,大足本地人;眼前的这名女子并非余某,而是李某,今年38岁,是云南人,且没有户口。陈某与前妻余某数年前离婚,但两人户口还未分开。

前段时间,陈某在云南一偏远山区打工时认识了李某。陈某发现,李某长得和前妻余某有些像,一来二去两个人坠入爱河,很快生活在了一起,李某从此走出山区,跟着陈某四处务工。

由于李某从小生活在偏远山区,家里人对于她的户口也是从不关心,加上从未用到过户口、身份证等,最终导致李某不知道自己成了“黑户”。

李某外出务工期间,因没有户口簿和身份证遇到很多麻烦,比如无法住店、无法办理银行卡等,最重要的是无法办理结婚证。急在心头的陈某便利用起李某和余某外貌相似的情况,想出了让李某冒充余某办理身份证的办法。

闹剧终收场 民警告知他们可回滇补录户口

了解整个情况后,民警针对这一闹剧,给他们罗列了各种未来可能出现的情况——陈某以后怎么称呼李某?前妻余某又用谁的身份?用的是余某的身份信息,陈某和李某算是结婚还是复婚?

面对民警提出的问题,陈某哑口无言,不知如何作答。了解情况后,民警告知两人,他们行为很可能引发一系列矛盾。由于陈某和李某的行为并未造成后果,民警对陈某和李某的荒唐之举进行了严肃的批评教育。

随后,民警向陈某和李某宣传了相关户籍政策,告知他们及时回云南当地补录户口。

No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