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都,让人掉泪的,是挣扎的自由

2月4日,在我是歌手节目上,民谣歌手赵雷弹唱了经典代表作《成都》:“让我掉下眼泪的,不止昨夜的酒”…….第二天,这首赵雷“写给这座城市的情歌”再度热传微博、微信朋友圈,许多成都乃至异地网友表示被打动,一些公众号借势推送各种成都地方美食、人文地标以附和歌词中留给人的“慵懒舒缓充满爱与留恋的城市印象”。

且不评《成都》这首歌曲本身,它固然旋律动听歌词美好,但在部分大众媒体和网友依此炒作而成的“成都记忆”,它是浮华片面而缺乏真实的,或许在这座城市中许多人有最珍贵的记忆有最珍视的人……但在奇闻录编辑的眼中,“成都”它同样是“最坏的时代”的一个组成部分,它拥有“来了就不想走”的光明与希望,同样也有“来了就走不脱”的黑暗与失望,也许更多的人们选择性记忆了多数前半部分的内容,但“很不幸”,奇闻录尽力保留了后面的一小部分。(注意超链接内容)

成都,这一年的冬天,几无晴天,只有不可描述的天气。在这片沉重的雾霾之中,那些甚至称不上真正抗议的艺术表达,遭遇了警察。那些“祖国的花朵”们被教育着,“只要心中有阳光和氧气,雾霾终究会散去”,而对雾霾更加深刻的追问锁定在404。在比雾霾还要更加沉重的政治之霾里,没有解决问题的人,只有待被解决的人

成都,去年圣诞节之际,“驯兽师”陈云飞涉“寻衅滋事” 在蓉受审,鱼肉于刀俎刑期未定。不要忘记这座城市的刽子手抑或麻木的民众如何粗暴对待它的良心:谭作人、冉云飞、黄琦、张先痴、王怡、铁流、幸清贤、符海陆等等……还不要忘记这里是知名纪录片《老妈蹄花》的拍摄地。义人受难的时代,每个人都是有责任的,他们没有资格说,我们身处一个充斥着小确幸的温存之中。

成都,这里人们的生活,倒确有“挣扎的自由”,有一些愚昧/精明如昨,过着跟党走的幸福生活,释放污染的声音。有一些只为纠正虚假历史的错,只身薄力地对抗着。有一些在成为触及利益团体雷区后被搞的那一撮。有一些过于瞩目,片刻已令全国民众幸灾乐祸

成都,让我掉下眼泪的,不止昨夜的酒。让我感到为难的,是挣扎的自由。

No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