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们认同了“团团”,就会更加认同党

来源:

中国新闻周刊, 记者: 周甜

“网上的舆论阵地,我们要不去占领,别人就去占领了。”从2013年底开通微博和微信账号,到去年陆续进驻知乎和B站,共青团中央正在利用新媒体工具倾力传递党的意识形态。

共青团中央官方微博

“大家停下手边的工作,我们来梳理一下今天的选题。”

周一早上九点钟,共青团中央新媒体中心的小伙伴们和往常一样出现在办公室,一起开选题会。参加本次选题会的工作人员不到十人,两个80后分别是微博、微信组的小组长,其他的人都是90后,这当中有外聘的,也有实习生。

“今天的选题大家都甩进来了吗?”微博组小组长看着手机微信群问。大家需要把各自找到的选题提前发在微信群里,而这个讨论会将决定哪些选题可用,哪些选题会被毙掉。被毙掉的选题通常还存在以下问题:文字多图片少,不符合新媒体的阅读习惯;等等……

五分钟之后,当天中午12点要发的三条内容就敲定了。

“大学室友的相处经,内容不错,做一下二次加工,配上表情包。”

“我那没什么钱的父母教会给我的三件事,这个三观没问题吧?没问题就可以发。”

“你为梦想做过最大的努力是什么?”这个80后年轻人念了一遍,没挑出任何毛病,随即通过。

他非常肯定地预测,今天微博发了这条之后,一定会有很多网友在评论区留言,而这些评论稍作整理之后就可以作为第二天的微信稿。“大家要学会不同平台之间的内容转换。”

团中央的新媒体从微博、微信公众号,再到入驻B站和知乎,这群80后的新媒体人,开始启用了一种和以往那种严肃又无趣的文件语言全然不同的表达方式。这个被定义为“中国共产党的助手和后备军”的组织,以一种“反差萌”的形象,一次次在互联网上体现出存在感。

“三观”必须要正

我们本身是做思想政治工作的,讨论选题的过程就是在告诉小编什么是对的,什么是错的。”微博组组长告诉《中国新闻周刊》,“有意思、有温度和有意义”是团中央新媒体的选题标准,此外,三观必须要正,他所说的“正”是指要符合“爱国、文明、理性和求真”这几大原则。

“团团”的小伙伴们对热点事件保持着极高的敏锐度,他们向《中国新闻周刊》提起了近期因电视剧《乡村爱情》的播出而走红的网红小男孩“谢飞机”——他留着平头,胖乎乎的脸蛋,眼睛很小,有一种执着又霸气的表情。

在小编们看来,“谢飞机”的表情包自带了“有意思”和“有热度”,不过他说这还不够,“我们要给它附加一些思想内涵”。于是就有了后来在微信上获得八万阅读量的一篇文章《你连“谢飞机”都不知道,还好意思在表情包界混?》如标题所言,文章先是用了大量截图梳理了“谢飞机”的各种呆萌表情包。

“谢飞机的表情包真的超好用,比如:有人想要犯我领土的时候,我就+谢飞机怒视眼神表情包。”文末几张表情包的配文突然画风一转,政治意图就这样“没有一点点防备”地被“植入”到这组好玩的表情包中了。

“厉害了我的团,这也能凑出一套表情包。”“我怀疑我关注了假的团团,我团最萌。”粉丝们很买账。

“原来团团也看乡村爱情。”网友评论。

“我的口味一向五花八门,但有一点很专一,那就是你们喜欢什么,我就喜欢什么。”团中央微信小编这样回复,这是他们和网友互动的一贯风格。

这句像是玩笑的话说的其实是事实,团中央在新媒体上开展工作,就是为了跟青年们更快更好地“混熟”。这位“小编”向《中国新闻周刊》坦言,找到青年喜欢的话题如今对他们来说并不算困难,数据会明白地告诉他们这一切,但最难的是在这些话题中进行选择,让那些能够带给青年人思考和正能量的内容用最灵活的方式呈现出来。

小编们在微信里建了一个“团子群”,这些都是大家在新媒体上“一点一点撩进来”的团中央粉丝,他们如今都成了团中央的“铁粉”,会经常在群里交流年轻人最关心的话题,最新的热点。有了这些青年人,即便某一天脱离网络了,大家也不担心会错过热点。

“能够在这些青年关注的热点话题里挖掘出什么?”这是“团团”小编们要考虑的问题,“共产主义远大理想、中国特色社会主义道路和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这几句话,小编们在接受《中国新闻周刊》采访期间很快脱口即出。

团中央的微博目前有460多万粉丝,微信也保持很高的活跃度,影响力在政务双微排行榜中位居首位。除了微博和微信平台,团中央新媒体2016年陆续入驻了知乎和B站——前者是青年知识精英的问答平台,以理性和分析著称,后者被公认为二次元文化的重镇。入驻知乎平台两天后,团中央新媒体收获四万多关注。“不卖政策,不卖新闻,只生产态度”,这是团中央在新媒体上的自我定位。

共青团中央在B站的帐户

团中央新媒体工作方式的改变是从2013年6月20日开始的,那一天,中共中央总书记习近平和团中央新一届领导人谈话,期间明确向共青团提出,青年在哪里,团的工作就要到哪里。随后,习近平总书记又多次对共青团做好网络新媒体工作提出要求。接受《中国新闻周刊》采访的当天下午,团中央新媒体编辑部接待了一群前来参观学习的年轻人,负责本次接待和讲解工作的是团中央宣传部的小徐,他对那群年轻人这样讲述团中央改革的大背景。

“网上的舆论阵地,我们要不去占领,别人就去占领了。”小徐提到。

2013年在多个政务机关进驻微博,共青团中央也在2013年12月27日开通了新浪微博和微信账号。

开篇语这样写道:我们将在这里传递党团信息、倾听青年心声、分享青春故事、传播青春能量、服务青年需求,编织青春的精彩“围脖”,搭建起团员青年与团组织沟通的桥梁。

随后发布的微博几乎都是和这段开篇语一样“规规矩矩”的时政新闻,获得的转评赞通常是两位数,甚至个位数,而前来捧场参与互动的基本是各地的基层团委和校级团委。

几年之后,一切都不同了。随着更多80后、90后小编的加盟和更加灵活的运营风格,以及在一次次网络舆论热点上旗帜鲜明地发声,团中央的微博微信评论区非常活跃,经常是发出一条后,很快就有数百条甚至上千条跟帖评论和点赞。

“共青团是一张网”

小林是从2016年初开始参与团中央的微博和微信发布工作的,1983年出生的他讲话时,引用习近平总书记说过的话常常是脱口而出,而同时也频频使用着当下最流行的互联网用语,公务员体系和互联网生态碰撞产生了一种独有的“反差萌”。

团中央的微博第一次在网络上引发关注是2015年在“加多宝侮辱邱少云”事件中的发声。这场风波起源于新浪微博账号“作业本”于2013年所发的一条微博:“由于邱少云趴在火堆里一动不动最终食客们拒绝为半面熟买单,他们纷纷表示还是赖宁的烤肉较好”。“作业本”在当时已是有六百多万粉丝的微博大V,这条微博发出后立即在网络上引发讨论,两年之后,加多宝公司和“作业本”在微博上就同样的话题再次互动,一些网友的不满再次被点燃。

在一片哗然中,团中央在微博上连续发声。

这个时候小林还没来,而他见证并参与的第一个热门事件更加轰动——“帝吧出征”。当时,一群网友经过“翻墙”和台湾网友在Facebook上就台湾问题展开了一场“火药味十足”的“交流”。面对这些对祖国具有朴素感情但同时充满愤慨的网友,“团中央既要对爱国的精神表示认可,又要引导大家理性地表达情绪。”小林告诉《中国新闻周刊》。那次事件之后,粉丝们给团中央新媒体取了一个新名字“团团”,团中央欣然接受,此后便自称“团团”。那次事件后,团中央的微博在一周时间里增加了十几万粉丝。而那群“出征者”和“团团”的粉丝们,被网友贴上了一个微妙的名字——小粉红。但对于这个称谓,小编们并不完全认可。虽然这个词在语义上只是一种颜色,但其实在网上还有一段“典故”,被一些人用在这里,实际上是他们对90后以及00后网民的污名化。

半年后,共青团新媒体又一次出现在舆论风口。2016年4月,演员赵薇在其个人新浪微博上公布其导演的电影《没有别的爱》主演名单,随后遭到部分网友抵制,理由是:该电影主演戴立忍曾参与“台独”相关活动。两个月之后,电影杀青,赵薇在微博了发了一张自己和戴立忍的合影,网友的不满情绪再次被点燃。随后,针对“戴立忍是不是‘台独’”这一问题,团中央用一篇长微博梳理了10类相关资料供网友参考。“不轻易下结论,只摆事实。”内容编辑小闫这样说,这也是团团发声时一贯坚持的原则。

这则微博迄今为止得到了50多万的转评赞。

2016年,团中央又陆续入驻知乎和B站。这实际上是精心选择的结果。“知乎是舆论的制高点,是内容的孵化器。”小林很清楚,团中央在知乎上的影响力绝不仅仅在知乎平台本身。

伴随着一篇名为《知乎,我们来了!》的发刊词,在网友的一片欢呼声中,团中央于2016年12月1日来到知乎。

不到三个月的时间,团中央在知乎上的账号已经“团结”了一批大神级人物,这些人成了团中央在知乎上原创内容的提供者。

“共青团是一张网,这张网上每一个点所能联系到的大量青年是我们所有力量的来源,共青团本身是没有行政权力的,我们相信青年,并且依靠青年,这就是我们力量最大的‘源泉’。”团中央宣传部有关负责人向《中国新闻周刊》这样表示。

“这就是党交给我们的政治使命”

迄今为止,团中央在知乎上共回答了77个问题,其中收获点赞最多的是对于“雷锋事迹是真的吗?”这一问题的回答。这属于团中央的重大选题策划,针对网络上一直存在的关于雷锋的质疑所作出的回应。

而与此相对,他们还回答了一个更有趣的问题:“玩Dota真的纯浪费时间吗?”Dota是一款支持10人同时连线的即时对战游戏。有着庞大的玩家群体。

雷锋的问题是受邀回答,这个问题则是团中央主动前来作答的。他们在答案中写到,“Dota是象棋的连续播放,象棋是Dota的每秒自拍!比象棋更加先进的是,Dota更加像一场真正的战争!所以它可以更加贴近历史!”团中央这样跟网友解释,话题随后转到了“朝鲜战争、集体主义和我们强大的祖国。”

当编辑们遇到拿不准的事情,直接会在微信群里向领导请示,这跳开了传统的报审流程,效率提高了不少。工作流程的“扁平化”,也使得共青团的新媒体工作更能符合这个时代快节奏的特点。

过去,党团中央想要了解青年的困惑,通常会找几个青年代表,开个座谈会,一聊就是一上午。现在完全不一样了,当一个大二女生想知道“如何用2000块在15天内穷游拉萨和林芝?”时,她可以直接在知乎上提问,团河南省委新媒体中心的工作人员看到后,立即解答了她的困惑。

“青年在哪里,我们就去哪里,青年有什么样的困惑,我们就去努力解答什么样的困惑。”《中国新闻周刊》得知,团中央下一个要入驻的平台是QQ空间,他们研究了相关数据后发现QQ空间是OO后的社交首选阵地,“大人都在微信朋友圈,他们要和大人进行物理隔绝。而共青团,完全可以作为孩子们的‘大哥哥’和大家在这里交流。”团中央新媒体中心的小王这样说。

虽然反感和嘲讽的声音一直都有,不过支持“团团”的声音还是越来越多。“在这个时代,青年其实还是需要‘理想信念’来感召和引领,让他们对国家的未来和发展,对中国的社会制度和前景有更强的信心。他们可能不会去背诵什么政治口号,但他们会践行爱国、敬业、诚信和友善,这就是党交给我们的政治使命。”小编们这样对《中国新闻周刊》说,“他们认同了团团,就认同了党嘛。”

刚刚过去的2月14日,情人节,团中央同时在微博和微信平台上发文,梳理了几位革命先辈写给爱人的书信。

第一首就是毛泽东写给杨开慧一首词《虞美人·枕上》:堆来枕上愁何状,江海翻波浪。夜长天色总难明,寂寞披衣起坐数寒星;晓来百念都灰烬,剩有离人影。一钩残月向西流,对此不抛眼泪也无由。

“美好的爱情应该是催人前进的,给人以动力。”“这碗鸡汤,我先干为敬。”评论区里,很多粉丝这样说。

“既然革命,还谈啥爱情。”也有人这样对“团团”调侃。

而这一切正是团中央成为“团团”之后,在新媒体上所面临的常态。

(应采访对象要求,文中小徐、小林等未署全名)

1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