射精前得看看国家政策

来源:

端传媒

中国大陆自去年起结束长达36年的独生子女政策、实施“全面二孩”(即所有夫妻都可合法生育两个孩子)以来,这一旨在提高生育率、缓解人口结构老龄化的举措并未取得当局预想中的效果。中国日报英文版2月28日报导称,中国政府正在研究鼓励夫妇生育第二个孩子的财政措施。

网友恶搞的鼓励二胎宣传画

该报导指出,许多家庭基于经济压力等考量,并不愿意过多生育。文章还引述中国国家卫生和计划生育委员会(卫计委)副主任王培安称,在近日的社会福利会议上已探讨生育激励措施的可行性,包括采取奖励及补贴等手段。

英国金融时报近日也指出,一些地方政府正在计划推出鼓励生育的政策。比如湖南省统计局报告就呼吁,政府应该考虑提供二孩生育者补助,增加陪产假和产假以及孩子生病的照顾假。

除了奖励外,各地的“催生”措施还包括推行计划生育时期的“传统”手段。去年9月,湖北宜昌市卫计委网站发出一封题为《关于实施“全面两孩”政策致市直机关事业单位全体共产党员共青团员的公开信》,宣传生育一个孩子的“风险”和生育两个孩子的“好处”,呼吁“年轻的同志要从我做起,年老的同志要教育和督促自己的子女”,要“负责任、有计划地生育第二个子女”。1980年,中共中央也曾面向全国共产党员和共青团员发出公开信,宣导“一胎化”计划生育政策。

公民有生育的权利,也有依法实行计划生育的义务,夫妻双方在实行计划生育中负有共同的责任……国家提倡一对夫妻生育两个子女。符合法律、法规规定条件的,可以要求安排再生育子女。具体办法由省、自治区、直辖市人民代表大会或者其常务委员会规定。

中国大陆《人口与计划生育法》新版第17、18条

1979年,中国大陆开始推行独生子女政策,以应对人口增长问题。在人口学家多年来不断对出生率低和人口老龄化发出警告后,中国当局于2015年末决定放弃独生子女政策,转而提倡夫妇生育两个孩子。2016年,中国大陆新生儿升至1780万人,比前一年增加了130万,也是20年来出生率最高的一年。

但这一增长并不均衡,据金融时报报导,广西、甘肃等地2016年粗出生率较前一年甚至略有下降。在经济较为落后的一些西部省份,原本就不受独生子女政策限制的少数民族人口占有不少比例,这些群体也逐渐开始生较少的孩子。(编者注:粗出生率可理解为每年每1000人中有多少新生儿)

此外,部分省份的出生率增幅远小于官方预期,比如江西省的出生率从2015年的13.2‰仅增加到2016年的13.4‰,陕西省从10.1‰上升为10.6‰。金融时报分析指,育龄妇女总数已经下降,意味着放宽生育政策的潜在影响有限。

舆论普遍认为,生育率低于预期的最重要原因是养孩子的经济压力太大,特别是在城市。中央电视台财经频道近日播出专题片,走访北京、上海等地的二孩家庭,计算生育二孩的经济成本。

片中一位在北京从事美容养生业的中年妇女,与医生丈夫生下了第二个孩子,他们计算了产前检查、营养品、剖腹产、请月嫂、奶粉、尿不湿、儿童玩具及衣服、高额保险等费用,表示孩子在3岁前每年需要花费约36万元人民币;而3岁以后的幼儿园、育儿嫂、儿童用品、保健备用药、游乐场所、保险费等费用,估计每年花销也在37万元左右。

如此算下来,从怀孕到孩子7岁上小学,这对夫妇预计需要付出的费用大约是260万元,而且这是在住房、车辆都已提前解决的情况下。

60%

2015年,中国国家卫计委所做的一项调查指出,受访家庭中高达六成不愿增加新成员,主要理由是经济条件有限。

No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