既安全又舒适

来源:

端传媒

2015年内地“709”维权律师大抓捕事件中,湖南律师谢阳因“煽动颠覆国家政权”和“扰乱法庭秩序”的指控遭监视居住,并于去年1月被逮捕。去年10月,他被曝在狱中遭遇酷刑,更一度因殴打过度半夜呼叫救护车,引起国际舆论关注。近日,这一事件在内地官媒口中出现“反转”,不过官媒说法随后又遭到律师及维权人士的反驳。

3月1日,环球时报刊文《揭秘“谢阳遭酷刑”真相:为迎合西方凭空捏造》,声称谢阳在监视居住期间遭酷刑一事系维权律师江天勇策划捏造。江天勇曾于2016年11月21日晚间在乘坐列车返京前“失踪”逾三周,后因“冒用他人身份证件,并涉嫌非法持有国家机密文件、为境外非法提供国家秘密”被采取刑事强制措施。

根据环球时报的说法,江天勇在得知谢阳被关押无法见面后,担心自己也会被抓,便转而全力营救被捕律师,包括冒用他人身份证件四处联络、组织涉案人员家属和相关人员到处举牌滋事、策划境外媒体采访等,还指江天勇煽动谢阳之妻陈某,要求她撰写捏造谢阳遭遇酷刑的文章。

中国官媒称维权律师谢阳遭酷刑是捏造。图为谢阳律师。图片来自谢阳妻子陈桂秋微博

环球时报文中称,江天勇参考电视剧中审讯人员抽烟的画面编造烟熏酷刑,凭借想像捏造出疲劳审讯、审讯人员折磨谢阳原本未痊愈的右腿骨折伤、谢阳在审讯时被殴打等情节。根据该报导,江天勇还在此基础上做了润色,把遭遇酷刑部分的长句拆分成短句以提高真实度,并将文章转发给海外民运分子。环球时报引述江天勇的说法称,这样的文章迎合了热衷于报导中国负面新闻的西方机构,策划它们是江天勇整个计划的重要部分,而江天勇目前已为攻击中国政府、抹黑司法机关悔过认罪。

环球时报的文章中还提及,今年1月湖南省人民检察院在舆情分析时注意到西方媒体对“谢阳遭遇酷刑”的报导,随后成立了独立调查组进行调查。独立调查组负责人称,遭遇酷刑的说法是对医生诊疗行为的歪曲,外媒所谓刑讯逼供是指2015年10月谢阳称身体不适后,值班民警拨打120请来急救人员一事。报导还称谢阳曾对同舍人员吹嘘,“哪个法院不要被我盯上,我一去他们就要关门。”

根据环球时报的说法,谢阳妻子曾向办案单位寄信感谢其对谢阳的“人性化管理”,并称谢阳的信件“传达了他在里面的安全与舒适”;文章还指由于江天勇的洗脑,谢阳妻子曾改变与谢阳见面的主意,且至今未与谢阳见面。

中央电视台则在3月2日播出狱中采访谢阳与江天勇的录像,录像中目前羁押在狱中的谢阳表示,自己身体健康,入狱后坚持锻炼、睡眠充足,声称不存在“被殴打得半夜叫了救护车”。

维权律师江天勇则在录像中称,谢阳遭遇酷刑“确实就是我编造的”,自己的目的是通过境外媒体报导给公安机关和政府施加压力,酷刑则是为了迎合外媒口味和炒作需要。江天勇在录像中还称对策划谢阳遭酷刑的流言感到抱歉,希望谢阳迷途知返,也希望自己的太太不要被境外的外国人利用。

环球时报的文章发布后,Twitter 上便出现了维权律师周泽指出报导存在不合理地方的分析。维权网也发表了一篇《关于<环球时报>等称谢阳遭酷刑是“为迎合西方凭空捏造”的声明》,论述谢阳遭受酷刑的消息“渠道多元,相互印证,可靠性强”,环球时报、央视等官方媒体的报导“存在偏颇、有失客观”,并要求对此事件彻查。

周泽律师:谢阳被酷刑的消息是通过陈建刚律师的会见笔录对外公布的。谢阳被抓后与江天勇没法见面,在陈建刚律师会见谢阳之前,江天勇也被抓了,其怎么策划:让谢阳对陈建刚说自己遭刑讯逼供呢?(暴力可怕,谎言无耻,洗脑卑鄙)

Twitter 用户 @wangfazhan0

香港大学中国新闻研究专家 David Bandurski 认为,将不允许发表的报导说成是西方势力抹黑中国的假新闻,已成为中国政府近年来打击不允许发表的报导的常用手段;并指美国总统特朗普近来对媒体的攻击某程度上也很像中国发生的状况。

人权倡议团体 Freedom House 的东亚高级研究员 Sarah Cook 则指出,将谢阳遭遇酷刑描述为假新闻,是中国政府污名化律师和社运人士的重要手段;而中国官媒的文章恰好证实了“他们对这些勇敢诚实的人做了些什么”。

No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