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日段子荟萃 3-8

@XiangruMengAT:刚才一哥们上厕所大号,结束时突然发现卷筒纸是韩国的一个品牌,顿时满腔怒火,擦都没擦,直接起身提上裤子走了。爱国就是要从小事做起!!!

@langzichn:今日金句:韩国的萨德反导系统尚未检测到导弹,却检测到一堆傻逼。

@maylogcom:#转:今天听一在北京乐天玛特门口拉横幅的老大妈说,她们誓跟日本鬼子斗争到底。

@wang_wuwu:不太理解爱国青年为何要操韩国人祖宗,以前韩国拿中国传统文化申遗的时候不是老说韩国人祖宗是你国人吗?这样子的话太尴尬了。

@letscorp:对付公知,有寻衅滋事;对付外资,有消防检查。

@三哥不戴表:犯我中华者,虽远必诛其超市……

@letscorp:据韩联社,截止3月8日下午4时,共有55家乐天玛特在华门店被迫暂停营业,呈持续增加态势,网友评论:可见之前抢兑购物卡的中国人是多么聪明,中国政府在朝鲜核武问题上没有预见力,对付不了一波又一波的危机,但中国人民在乐天关门问题上有预见力,能提前采取断然行动预先应对危机。

@1dpwcom:一息尚存且血统纯正的外资企业正在静悄悄地进行着裁员或撤离,另一边则是义和团血统纯正的小粉红们狂热地嚣叫着抵制日货、抵制肯德基、抵制乐天、抵制……。——如今万恶的资本主义夹着尾巴逃跑了,爱国的傻瓜们咋又不开心了?记住:外交部、新华社不会给你提供岗位,共青团、胡锡进也不会为你偿还房贷。

@fantian4128:最近上海的房市开始崩盘了,房子不好卖,价格下跌,更要命的是租不出去了。击鼓传花游戏已经传到了最后一棒,庞氏金字塔搭到最后一层,下面没人来接盘了。不容易,20年的房子产泡沫能一口气吹到今天,让多少人发家致富?代价是全国的经济全部完蛋,拖死了所有人。

@PiaDoE:业主群里有人转发了各种抵制,宣告自己是中国人。可目前还一直未物业费与服务质量不匹配,停车费太高而各种闹腾。我实在是忍不住了:成天就知道抵制这个抵制那个,连自己小区的物业都抵制不了,请问你在抵制啥?瞬间,安静了。沉默了会儿,有几个出来默默点赞。

@gpuhell:中国有两种重要政治势力,民间傻逼代表团义和团 ,以及官方撒币代表团议和团。

@williamlong:途牛、携程等中国大型线上旅游网站和移动客户端全面下架韩国跟团游和自助游产品,并删除了“韩国”热门旅游地推荐栏。

@ZhangDajun:某人现在开始焦头烂额了吧。经济下滑,国外压力增大,无法摆平内部纷争,边疆告急。前几年牛逼哄哄,把底牌全亮出来了,手中已无牌,只能被动等着国内外各路对手出牌,着急的日子还在后头呢。

@zbq88:中国一旦闭关,工业体系就会自发退化,超越白鬼是痴心妄想。中国毫无原发性研发能力,只能被按在地上摩擦。

@uponsnow:中国留学生的确在向全世界扩散不宽容、非自由的illiberal价值观,但这只是故事的一面,如果没有所在国的合作,中国留学生并不能成为瘟疫。

@x6A0A:一大妈在讲她当年当红卫兵时的光辉事迹:去饭店吃饭不要钱,去上海寺庙造反时和尚尼姑给她洗脚真舒服,去北京见毛主席坐火车一路不要钱……然后哼起了红卫兵的歌曲,得意洋洋地说:“这个写的真好,作者真有才,他们要敢不写好就打死他们!”——记第一次亲耳听亲眼见到红卫兵“老”将。

@洋葱日报社:【老外患上“小笼包恐惧症”,见有人吃就吓得抱头卧倒】老外Jack刚来中国不久,前两天因为看了一视频,以为小笼包会爆炸,见到小笼包就害怕,见到早点摊都吓得跑,今天早上看到有人把小笼包咬一口扔了,Jack当场吓得抱头卧倒,半小时后确认没爆炸才起身离去。Jack最近天天说——“中国人太勇敢了。”

@zhu0588:解放后周恩来多次邀著名画家张大千回大陆,以帮其还债并用2万美金买下其藏品,另外发2万美金供其自行开销为条件促其回国,但被张大千一口拒绝,张大千先生回答:一个能随便答应用公款替我退还私人债务的政府,实在连老蒋都不如,不回也罢。

@SlowZhu:我对我妈无话可讲。。。一辈子都被共产党坑哎,居然还能爱国,我真想问她爱的是什么。真是一辈子被坑,出生不久三年自然灾害,上学间文革下乡,基本等文革结束才返城上班,接着企业亏损不发工资,后来我爸买来一个共党废弃厂子干好了共党要强行收回,打官司期间让我全家下岗,时隔十几年也不给退休金。

@草军-书:练跆拳道的儿子看了北京地铁那个男人恶对女生视频特别生气,觉得车里男人应该冲出来。尽管的确应该这样,但我还是保留地告诉他,这是在中国。如果你见义勇为出手不小心把那男人打伤,你会很麻烦,警察会不让你走;如果你不幸被那个男人捅伤,你就倒霉了,要自己承受住院医疗或一切后遗症。政府不会管你。

@yun_chuang:“极权主义者最严重的罪行,莫过于强迫人民,包括他们的受害者,成为其罪行的共犯。”—— Azar Nafisi

@bxd_wzq:周恩来是刘少奇专案小组组长、刘少奇死;周恩来是彭德怀专案小组组长、彭德怀死;周恩来是贺龙专案小组组长、贺龙死;周恩来是陶铸专案小组组长、陶铸死;文革后资料证实,周签署大量逮捕处死的命令,他见死者家属最经典一句话是:“我来晚了”。

@zhifangnvren:正常国家就是从来不在媒体电视喊反腐败的国家,因为制度在运行。

No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