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传销”爱国者:3400位中国人拒登韩国济州岛背后

来源:

三声

在反韩爱国情绪的渲染下,3400位中国人出于爱国而拒绝登陆济州岛的新闻席卷网络,与“权志龙表态愿意参军参战”的谣言一道,掀起了整个中文社交媒体的欢呼热潮。

爱国来的太快,就像龙卷风。一艘载有3400位中国人的巨大游轮,在3月11日成为东北亚地区的新闻焦点。在诸多媒体和民众的眼中,他们象征着中国民间对韩国的抗议达到最高值,“中国人的报复正在成为现实。”

这艘名为“赛琳娜”号的邮轮在3月11日下午1:30抵达济州岛,港口停泊着80多台大巴和多位韩国导游,他们准备像往常一样欢迎中国游客在济州岛游玩和购物。按照计划,“赛琳娜”号会停留至晚上8:00。

但是,这3400名中国游客们并没有选择下船,他们选择用这种集体行为表达自己的爱国情感。实际上,这一天是“萨德”系统部分装备运抵韩国后的第六天,中韩两国围绕该导弹防御系统而引发的激烈矛盾已经持续近半年之久,中国民众的爱国热情与反韩情绪在这段时间被点燃。

“停车场有人和我们招手,但是后来估计也知道我们不会下船了,就都开走了。 ”当时在船上的一名游客对《三声》说,“他们(韩国人)应该很失望吧。”

带团的旅行社领队小张也向我们描述了当时的场景。在“赛琳娜”号抵达济州岛港口之后,全体中国游客拒绝上岸,并且有人在船上开始挥舞中国国旗。在这样的境况下,虽然没有明确的禁令指示,但是同船的外籍人士同样没有选择下船。

在僵持了大概半个小时之后,等候着的韩国大巴开始纷纷离开,三个小时后,“赛琳娜”号提前离开济州岛,前往预定行程中的下一站日本福冈。

3月12日,韩联社对这一现象进行了报道,消息很快传回中国,并在各大社交平台引发热议。根据媒体报道,“赛琳娜”号上的中国人同属一家中国公司,这次集体出游为这家公司的奖励性活动。

毫无疑问,在民间抗韩的情绪下,3400位中国人出于爱国精神而拒绝登陆韩国的故事极具感染力。这条新闻被包括李易峰在内的公众人士所转发,并且与前日“权志龙表态愿意参军参战”的谣言一道,掀起了整个中文社交媒体的欢呼热潮。

身处“赛琳娜”号的游客自然也会难掩爱国热情而参与其中,在微博上这样写道:“我就是这家公司的,就在船上,为我们点赞吧。”

根据《三声》(微信公号ID:tosansheng)的了解,此次“赛琳娜”号行程以及船上员工表现,都与一家湖南的直销公司绿之韵集团有着极为紧密的关系。按照原定计划,“赛琳娜”号将在3月14日返回上海吴淞码头。

我们找到了这些正在船上的中国游客,试图还原整个事件的发生情景和当天的爱国情绪。

“韩国,踏平你”

在我们的询问以及回复微博留言中,船上的中国游客几乎没人在直接对话中承认自己是绿之韵集团的员工,甚至从不直接说出自己公司的名称,而全部以“民族公司”和“我们公司”所代替。

不过,旅行社领队小张向《三声》(微信公号ID:tosansheng)确认船上的3400多名中国游客属于绿之韵集团。在他的记忆中,这家公司在2016年12月便预定了这个时间和线路的旅行产品,“萨德”问题在当时仍然属于政治层面而尚未点燃民间情绪。

2017年3月10日,“赛琳娜”号准时从上海淞沪码头出发,第一站便是韩国济州岛。实际上,此时中国民间的情绪已经被点燃,针对“乐天”等韩国元素的民间抵制已经遍及中国。此时,一种说法开始生效,即绿之韵集团通知了在船上的全体员工,“不上岸韩国济州岛观光了。”

这项通知获得了身在船上的员工支持,当船靠近济州岛港口时,他们开始走上甲板,纷纷和背后的济州岛合影,也有人开始挥舞中国国旗,也有人开始为自己的行为欢呼。

这家公司的员工陈成在甲板上发了一条朋友圈:“韩国,踏平你”。他为自己和同事们感到骄傲,但他却表示这更像是员工的自发行为,“公司去年年底预定了行程,但是鉴于大家的爱国情节,才拒绝下船。”

另一名员工可可显得更为激动。在3月13日,她在微博上抒发自己的爱国情绪,并且在此表示自己属于绿之韵集团,“在知道是去韩国时,公司就退团,但是旅行社拒绝了,所以公司开会一致决定不下船,绿之韵的员工一致决定不下船,让那些韩国棒子望眼欲穿。”

在小张的描述中,不仅仅是绿之韵集团的员工们,自己所在的旅行社同样付出了爱国的行动。根据部分旅行团队的相关规定,如果到港时客人并未进入港口而停留在邮轮上,旅行社将额外支付一些费用以示惩罚。小张说,“旅行社损失很大,但我们不会为了自己的利益出卖国家和民族的利益。”

在绿之韵员工的描述中,洋溢着单纯的满足感,和当年反日浪潮中西安街头用车锁砸人的青年一样,排外是这些底层人民最触手可及的权力。

不过,在小张看来,并不是所有的中国游客都遵守着指令或者民意。“当时还是有一小部分人下船,因为其中不少人都是第一次出国,但经过旅行社的解释和引导,他们也都非常理解和配合。”

这是我们了解到的双方说法,但是每一次群体性的情绪爆发之时,“真相”总是不止一个。有疑似歌诗达邮轮的员工表示,“并不是客人主动不下,而是歌诗达邮轮的船长发出的文件,因意外不能下船,船员也一样,客人没有损失,都退了钱和港务费。”

总之,在3月11日的下午,这艘“赛琳娜”号上面充满了中国人的爱国感情,而对于绝大部分人,这种感情猛烈而淳朴。

“赛琳娜”号隶属于歌诗达邮轮公司,是一艘长290米,宽35.5米的白色巨轮,拥有1500间客房,载客量达到3780人。邮轮风格以古罗马风格为主,拥有万神殿大堂、宙斯大剧院等设施。在中国,不算昂贵的邮轮已经成为一种可以感受豪华的出境游方式,也成为一些大型公司团队建设的优选方式。

歌诗达公司在3月10日发布官方声明,其下属的2艘游轮在本月16日至6月30日期间,所有在韩国口岸的停靠计划都将全部取消,涉及到的总班次为26次。根据2016年平均每艘歌诗达邮轮搭载中国乘客2300人计算,仅歌诗达邮轮方面就将在未来三个月少给韩国带去12万人次的中国游客。

各方都认为自己在此次爱国事件中扮演了积极的角色,而这艘承载着3400人的“爱国者邮轮”获得了中国民间的极高赞誉。#大量游客韩国拒下邮轮#的微博话题阅读数高达1.3亿,头条新闻发出的中国游客在韩国拒绝下船的新闻点赞数页达到了40万次。

“传销”爱国者

在这一次民间抗韩的讨论中,理智和谨慎的声音一直存在于社交媒体。当狂欢式的庆祝尚未平息之时,3月13日下午就有媒体开始爆出,员工集体拒绝下船的绿之韵集团是一家直销公司,并屡次被质疑涉及非法传销。

根据《三声》调查,绿之韵集团成立于2003年,总部位于长沙,主营产品包括食品、护肤品、日用品等上百个品类,销售方式为线上及线下的直销。根据其官网描述,绿之韵的销售网络已经覆盖湖南、内蒙古、辽宁、吉林等全国大部分省市及马来西亚、印尼等国家地区。

2013年,绿之韵上线了天城网电子商务平台,两年后的2015年则推出了微商模式的天城云商。根据介绍,绿之韵集团有生态纺织和天城云商两个项目。其中生态纺织有竹纤维内衣裤、袜子等产品,天城云商则是茶叶、牙膏等产品。

绿之韵集团在2010年取得直销牌照。按照其销售结构和规则,在生态纺织上,只要购买3800元到30000元的商品,就可以成为不同等级会员,而再度发展下线会员便可以获得近10%返现和相应积分。在天城云商项目上,则是以公司即将在纳斯达克上市为由向用户推销“原始股”。其中,购买股份门槛为五万元1000股的“原始股”。绿之韵集团的工作人员曾对外宣传,上市之后,“原始股”的股价一天便可能翻10倍。

借由这两个项目,从2013年到2015年,绿之韵销售收入从6亿元猛增至20亿元。有业内人士称,这种以购买产品和投资项目为名头给用户高额返现和分红的计酬模式涉嫌非法传销,返利也很可能是虚假返现并涉嫌非法集资。

实际上,围绕绿之韵集团及其直销模式产生的质疑和争论一直存在。在微博上,便有网友公开表示,绿之韵集团“承诺投入几万块钱,每天给你返利”,但自己母亲投入十几万,现在血本无归。也有网民对绿之韵的返利产生质疑,绿之韵集团之前曾表示只要投入一万元购买云商产品,投入的钱会逐步返回买家。但用户实际收到返利从每天200元降到几十元,而且在2016年3月时就已中断。

2016年年底,绿之韵集团的产品在山西因为涉嫌非法传销而被《人民日报》点名曝光:“拥有合法直销牌照却不按规行事,产品也涉嫌卷入传销”。在这篇报道中,山西当地的工商部门对《人民日报》记者确认:“销售人员通过发展下线获得分红来维持运转,存在传销嫌疑。”

而在此前的2016年7月,绿之韵集团突然停止天成云商的系统,这个动作直接影响了经销商的分红权益,引起了部分经销商的维权风波。而绿之韵集团官方对此表示,“停止了天成云商运营是基于实际运营,目前仅保留部分团队负责后续电商运营。

“呵呵,我只是个中国公民。”

“3400名中国游客拒绝下船”并非是近期“爱国事件”里的孤例,尽管“萨德”系统的部署并非是这条邮轮上大多数人所认为的2017年刚开始,但从实际行动上看,民间的反韩热潮确实是从近期才开始迅速激化。

2017年2月28日,韩国公司乐天集团与韩国政府签订协议,同意为“萨德”系统提供土地,3月6日萨德系统部分装备运抵美军乌山空军基地。随着“萨德”系统的步步逼近和迅速列装,中韩两国的政治矛盾陡然加大,扩散至民间。

曾经如火如荼地赴韩旅游业由此遭受巨大影响,3月3日,国家旅游局发文提示赴韩国旅游风险,提醒中国公民清醒认识出境旅行风险,慎重选择旅游目的地。随即,中国多家旅行社相继宣布停止销售赴韩游线路,中国旅游网站下架所有韩国游产品。

实际上,与“赛琳娜”号同日出发的歌诗达公司另一艘邮轮“大西洋”号上的、载着2300多位中国游客正常在济州岛登陆观光。这或许意味着,此次集体拒绝下船的举动确实与绿之韵集团和旅行社有着密切关系。

我们能够联系到的这家公司员工都认为“3400人做出一致的不下船举动太牛了”,而疑似是绿之韵集团的官方微博也趁热表示:“有国才有家”——请注意,这家公司从不给公众以正式的表达,而是加剧神秘感。

在诸多的新闻和微博下,但凡自称是船上乘客的微博用户都会收获成千上万的点赞。有趣的是,这些自称者中竟然不乏浑水摸鱼以博得关注之人。《三声》追踪到某个自称和女朋友都在船上的用户,他告诉我,“妹子,我就是个恶搞段子,那你也信。”

尽管如此,我们必须承认,并非只有绿之韵集团一家直销公司将“爱国”作为企业文化的重要组成部分。

早在2009年,安利集团就组织12000多名营销人员集体游览台湾。2013年2月,安利集团再次组织“万人游台湾”活动。同年,美国直销品牌如新组织4000多名中国人前往泰国普吉岛。2014年4月,如新在迪拜召开年会,有16000名中国员工前往。一个月后,网络上流传的视频显示,完美集团的7000名员工在美国洛杉矶共同唱国歌升国旗。

更为近期的例子显示,2015年5月,天津保健品直销公司天狮集团为庆祝公司成立20周年,带着6500名员工在法国进行了四日游。这项大规模的集体旅行引起了法国《巴黎人报》、英国《卫报》和路透社等欧洲主流媒体的关注。

根据资料,截止2013年8月,全国有18家直销企业举办了大规模旅游活动。2012年业绩排名前十的直销企业中,也有8家选择了大规模出游。

对于直销公司来说,大规模海外出游有多方面考虑,一是高调炫富,以“成功学”激励员工,同时也是从竞争对手那里吸引或留住用户,即使亏本也要做。另一个目的是“出口转内销”,由国外媒体报道进而引发国内媒体关注,相关报道也会被用作直销企业的企业宣传。

相比国内各方面政策限制,在国外举办大规模集会更为可行。直销企业也可以借机为这些出游赋予包括“爱国”在内的政治意义。例如,安利在组织员工到台湾时,号称有“增强海峡两岸的交流”的政治意义,7000名完美员工在美国的举动和其所鼓吹的自己产品在人民大会堂参展一样,都是力图增加“政治背书”。

除了爱国这种极具集体主义精神的表达之外,慈善也是这些组织的最好旗帜。根据绿之韵集团的官网资料,绿之韵集团在2006年成立慈善基金,2015年5月,慈善基金升级为公益基金会。目前已经援建了11所希望小学,举办了400场爱心活动并捐赠了价值6000万的款物。

实际上,“爱国”和“慈善”等举动对直销的主要参与者——中老年人来说,能够带来很强的好感度和信任值游。

正因为如此,非法传销组织很野十分热衷于利用爱国来牟利。根据媒体报道,一个名为民族大业的传销组织为骗老人缴费,曾经在宣传语中称老人们为“不穿军装的老兵”,并称老人们缴费的行为为“在铸造抵御外敌的经济长城,为中国梦添砖加瓦。”

刊登在《南方周末》上的一篇名为《传销,为何在中国屡禁不绝》文章提到,由于中国长期以来“政治”强势盛行且并不透明,这种现状下不论是传销还是直销,一旦融入政治元素,造成了“被政府认可的暗示”,那就会蓬勃发展,宣传工作自然也是事半功倍。

正好赶上中韩矛盾最为集中时刻的绿之韵集团,做出了一次“正确的爱国举动”,但他们似乎并不想因此而过于扬名。截止到《三声》发稿前,可可已经删除了她早晨发布的那条点赞过千的微博,而陈成对于这场“爱国举动”的进一步追问也不再回复。

只有当我们催问地过于紧密时,他会继续神秘而不满地回答道,“呵呵,我只是个中国公民。”

No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