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日段子荟萃 5-25

@5gJG3pKlvaLUuig:转:当年闹逃港潮,时任广东省委书记的仲勋同志说:主要是因为太穷了,以后大家都富了,就都不跑了…..30年后,其公子上了大位,神奇地发现,穷人倒是没人跑了,但富人都跑了。

@野书生D:马里兰大学发公开声明了,BBC,New York Times,the Guardian,Washington Post …都报道了(还看到法文和西班牙文的新闻,可是我不认识)。爱国脑残们终于向西方人做了很好的宣传,让他们知道,在很多中国人眼里,谈新鲜空气和思想自由还是洪水猛兽。

@TakagawaW:昆明女孩应该指出,家乡人民是善良的,当地人都保护环境,然而坏的是政府,大搞破坏,污染美丽的家乡。最好再一提,故乡如同西藏,有着独特的民族,不管是政治上还是文化上,都不同于Chinese,西方人只知道Tibet,却不知云南亦被奴役侵略。借此机会跟世界宣传一下。

@西门不暗:物质财富的积累,在一代人就可以完成,但内心的强大,真需要时间去慢慢积累。一个大学生批评中国空气差,这就辱华了?这些站道德高地上的人,哪个没抱怨过中国的空气,水和食品安全呢?哦,场合放在美国,就是侮辱中国了?这种心态,再有钱,还是东亚病夫。

@ld0905:不知道为什么,看到推特上很多人义愤填膺的声讨中国女留学生,脑补出来了这样的油画:男女老幼手挽着手,衣衫褴褛,乱发纷飞,逆风前行,苦大仇深的表情配合着炮火连天的背景,几个洋人洋枪耀武扬威,不能再假寐了同胞们!是时候让东方的雄狮发出震耳欲聋的怒吼,让李小龙一脚踢碎东亚病夫的牌匾……

@letscorp:整场事件里最滑稽的莫过于马大中国学生会了,爆出网络大字报以为能表忠心。没想事情越闹越大,马大被热炒为“长期从事反华情报与颠覆活动,与美国情报部门最密切”的大学,这帮人开窍发现情况不妙,开始呼吁“理性看待这次个人言论,不要伤及无辜”。点火之后真以为自己不会被烧到?文革味,嘎嘣脆。

@gzcaves1:Yang Shuping毕业演讲稿全文(听译)尊敬的各位领导,亲爱的老师们、同学们:大家好!首先,感谢领导、老师和同学们给了我机会站在这里说话。我先自我介绍一下,我是Yang Shuping。今天我的演讲主题是:为实现马里兰大学的伟大复兴而撸起袖子加油干!

@lepture:柯洁,一个中国人,代表着人类最高贵的尊严与机器一战,这是中华民族的骄傲,礼赞我们伟大的祖国,虽然祖国不许直播这场比赛。我们的国民还热衷于批判一个小姑娘,还热衷于欺弱怕强,为这样的国民点赞。

@87fzy:一个在苏联授意下成立的非法组织,以德国的两位老逼养的思想统治中国长达近70年,这算不算辱华?这是赤裸裸的辱华嘛!

@idzhang3:中国不是人,中国是个国。国是无血无肉的暴力机器。生养中国人的是有血有肉的上代女性,不是无血无肉的中国。说鸟笼不好不是骂鸟,说牛棚糟糕不是骂牛,说房子差劲不是骂居民,说中国不好不等于骂中国人。除了中国人,人人想得通这样的普世逻辑。

@wangshijiekong:人家吃特供,出行公车,情人成打,房子无数,钞票成吨,你辛苦只要赚糊口的钱。人家生病了住的是高干病房,不用花自己一分钱还能收礼发财,你家人万一得了大病一下把你打到解放前。人家的孩子想上什么学就上什么学,你为孩子上学就业愁白了头,你不但不认为这一切不合理,反拼命歌颂,你不是傻逼是啥?

@林沛满:蹭热门:为什么空气质量为优时,在国外感觉蓝天白云,在国内则不一定呢?因为标准不同。举个例子,当pm2.5同为35ug/㎡时,中国质量指数算成50,而美国则为100。当pm2.5同为70ug/㎡时,美国建议是“不健康”,中国建议是“良”。不过到了严重污染时标准就一样了,比如上限都算到500ug/㎡。

@yehuosi:我在大学当过班长,学校是解放军办的,军队禁止经商后转给地方管,但领导都有军队背景,有一次系主任约谈我,命我在我们外语系和旅游系物色50名漂亮女学生,很直白的说去陪下来视察的军队领导跳舞,要求上进开放。第一次遇到这种烂事,我很震惊但不敢拒绝,几天后说找不到,然后我被撤了,一身轻松。

@lifetimeusa:潘石屹两口子挺有意思,最近都忙着微博辟谣:潘的老婆张欣“辟谣”没与骆家辉劈腿;潘自己“辟谣”与黄艳无特殊关系。正确的姿势应该是让自己律师处理,而不是在微博上吆喝粉丝。

@lifetimeusa:潘石屹属于最黑的中国房地产开发商,他在每个开发环节吃尽榨干。以北京建国门soho为例:1)土地是从任志强任职的国企低价弄到手的。2)建筑容积率创纪录的高。3)利用办公与住宅政府税费差异巨大,做了一大批以办公用房为名义的住宅。这三条导致其获取超级利润。没有政府高层全程呵护,做不到。

@leebubaix1:这个五月,北京大学被爆不断输出女大学生给权贵当情妇,简直是京师的大妓院;浙江大学的学生穿着红卫兵的制服、跳着忠字舞庆祝120周年校庆;九江学院邀请丁璇给学生们灌输那些陈腐不堪的女德思想。当学校的奇葩现象一个个闪亮登场,很多人惊呼我们的学校是如此污秽不堪。然而,这些不过是冰山一角。

@zhanghui8964:推墙者满头大汗,骑墙者指点江山。往往就是,骑墙者在自觉不自觉中苛责推墙者。一会说他灰头土脸,一会又说他满身臭汗。关键在于,骑墙自有骑墙的好处————无与伦比的制高点、貌似公允理性的婀娜身姿、墙下的仰望与喝彩。很多时候,骑墙者也在暗自盘算:墙倒了,我骑什么?

@张雪忠:在我未成年时,一直是我的父母养活着我;在我成年之后,我开始通过诚实的劳动养活自己。我从来不认为这个党、这个政权或这个体制,曾养活过我哪怕是一秒钟。有些人认贼作父、自我作贱,竟然认为自己一直是由这个党、这个政权或这个体制养活的;我很想问问这些人:你们对得起生你养你的父母吗?

@chuhan:淘宝挺方便,微信支付也不错,高铁更是好东西,但即便把所有这些拿得出手的天朝福利捆绑起来也没法改变意识形态反对者对政治基因的厌恶。这就好比即便有实证研究证明坦克上街有利于经济增长,大屠杀在任何人道规范领域也不能被合理化。

@tualatrix:网络防火墙经过十多年的发展已经逐步变成每个人的「心墙」了,这才是最可怕的。这心墙恐怕没有十年以上也去不掉了。

@futami233:电脑坏了拿去修,师傅检查后说:“主板有问题。” 我说:“这我知道,难道创业板就没有问题?”师傅突然紧紧握住了我的手:“同志可把你等来了,你是哪部分的?” 我告诉他:“3500点山腰部队,你呢?” 师傅绝望地说:“4100点山头先遣队。” 旁边要饭的凑过来说:“我是6124老红军”

No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