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心文学勿关心政治

12月9日,斯德哥尔摩大学演讲厅举行了一场莫言作品朗诵兼讨论会。莫言回答了主持人现场提出的许多问题,一些回答引发争议,现摘录如下。

问:中国官方为什么认同你?

莫言:正是因为得了诺贝尔文学奖,所以认同我。所以文学是没有国界的,文学也是超越了政治的。瑞典文学院认可了我,中国也认可了我。

问:最近有很多关于您的政治的批评。

莫言:如果你是一个高明的读者,你会发现,文学远远比政治要美好。政治教人打架,文学教人恋爱。很多不会恋爱的人看到小说会恋爱了。所以我建议大家多关心一点教人恋爱的文学,少关心一点教人打架的政治。

问:对读者有什么要求?

莫言:其实我对读者非常的理解,没有任何要求。只要读我的书就是我的好朋友。你读我的书就会花钱买我的书。当然我希望年轻的学者到图书馆读我的书,少花点钱。(在场的汉学家罗多弼补充道:“即使对中国文化没有理解,也能享受莫言作品。最近读《生死疲劳》发现它非常丰富。自己搞了几十年的汉学,觉得读三四次也值得。不是说毛主席的书应该读五遍吗?您的小说至少应该读四遍。”)

问:怎么看待出版审查制度?

莫言:有的媒体说我赞美审查制度,我从来没有。我的意思大概就是说我反感所有的审查,就像我反感所有的检查一样。但是检查处处存在,比如大使馆签证。我有一年去西方国家,就因为“不懂任何外文”所以被拒签了。我生气地发传真说:“你们国家到中国来的人都懂中文吗?”结果第二次签证,他们给了我一年多次往返。我还常举例说,所有机场的海关让我解腰带、脱皮鞋,世界上完全的自由和检查都是不存在的。中国有书报检查,西方也有。而且对中国出版界比较了解的话,现在的尺度比30年前宽了许多许多。

问:你得了诺贝尔文学奖,同时有很多中国作家关在监狱里,你对这个有什么感受,有什么想法?

莫言:我得了文学奖,我想是因为我的文学品质比较高,所以得了文学奖。有很多的中国作家关在监狱里,这个我没听说过。而且我想每个人进监狱,其中都有很复杂的原因,我在没有了解清楚之前,我不能随便地发表言论。我们不要认为只要是作家,就是一个高尚的人。我知道有一个写了很多诗歌的人曾经把他的朋友给杀掉了。我也认识一个作家朋友,他偷过好几次钱包。如果这样的人进了监狱,我有什么办法?

来源:网易新闻

部分网易网友评论:

@风雨晴空:漠视政治总是会尝到恶果。

@我们是咸鱼:莫言就是中国几千年来典型的小农穷酸文人的真实写照,十年寒窗无人问,一朝金榜提名马上就要全世界都跟着他认祖归宗去祭母。小人得志语无伦次,哪怕是自己饿肚子也要把饺子分给乞丐吃,把自己母亲加工的无比仁爱道德,简直就是圣母玛利亚在世。现在你得到了很多饺子,又开始鼓吹让那些没饺子的要听话,这是什么心态。

@廖立新:莫言忘了公众人物的责任,少了点功德!

@宪法一是摆设:关心政治就是关心自己。

@黎明盼天亮:在这个制度里,坐牢的作家不一定高尚,但高尚的作家一定被坐牢。

@laoyang945:秦刚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