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好意思 我们“杀错人”了

2002年湖北宜昌市,抢劫犯“唐建敏”因在当地4次抢劫独行女市民,并将其中两位捅成重伤,被执行枪决。而真正的唐建敏却在死囚被枪决九年之后出现。2009年,湖北省检察院启动调查。后查明:在湖北宜昌,抢劫犯“唐建敏”从被抓获、羁押、审查起诉、审判,直至最终被验明正身、明正典刑,司法机关都没有发现他原来并不是唐建敏,而是唐建敏的表弟,他冒用表哥的名字,其真名为张文华。

张文华说他叫唐建敏,警察就记录他是唐建敏。这样的身份,根本没有得到警方的核查,直接导致一个活人的“死亡”以及一桩疑案的死无对证。

儿子成死囚,丈夫气死了,赵克凤家摆满了案件材料。

儿子成死囚,丈夫气死了,赵克凤家摆满了案件材料。

张文华曾于1997年在襄阳犯下另一起谋杀案,他声称同自己的初中同学——小学教师徐浩为练胆量,杀害了襄樊市传染病医院保卫科科员、23岁的李峻,并抛尸。张文华在犯下这起谋杀案后的逃亡过程中,为了转移警方视线,写下两封举报信,将杀人和毁尸的主要责任都推给了徐浩,并称自己将“跳汉江而亡,或吃安眠药死在山里”,然而事实是,张转移了地方继续作恶,徐浩被捕入狱,在刑讯逼供后被认定了杀人罪。张文华落网后,被以“唐建敏”的身份草草枪毙。

在当地监狱里,至今还关押着这名已喊冤14年的“同伙”徐浩,他还苦苦等待着,那已被枪决的张文华有朝一日能够“落网”,以查清这起谋杀案,还自己一个“清白”。他坚称自己并未杀害李峻。徐浩的辩护律师董文高说:该案甚至没有物证。现场仅找到一把刀鞘,还没有徐浩的指纹;在抛尸现场提取到脚印,并非徐浩的;作案用的凶器锤子、绳子,以及血衣,无一提取到。该案证人第一次并没有指证出徐浩。在案发五个月后却在民警诱导下,准确认出了徐浩。

5cedaf14jw1dzr06vh7j9j

徐浩的父亲徐新玉2002年过年前,因儿子在狱中无法团圆,心情激动,突发脑溢血,2004年去世。徐浩的母亲赵克凤一直坚持证明儿子的清白,正是赵克凤反映被处决的“唐建敏”实际是张文华。

赵克凤告诉记者,张文华被处决,是2008年自己从襄樊市政法委副书记姚家联处听说。或许是姚体恤她为儿子跑了10多年,加上其时姚已接近退休,就告诉了她这个“秘密”。而姚家联是何时得知张文华已冒名他人被执行枪决?难道襄阳市政法机关早已知道,却秘而不宣?记者联系上姚家联,姚称已退休,无意再提起此事,刻意回避了记者的提问。

来源:新快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