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正常人怎么会这么想呢

任建宇,两年试用期满,正在公示等待转正就任重庆一村官,因为在腾讯微博和QQ空间里复制、转发和点评“一百多条负面信息”,被判劳教两年。

任建宇的女友小D是家里的宝贝,漂亮,有一份不错的工作。他的爸妈和哥嫂都希望她平安幸福地生活。而从前的村官、现在的“劳教犯”的前途,是堪忧的。

他们从高中开始成为同学。她看重他的诚实善良。他们分别考上大学,毕业后任建宇顺利考上村官。刚到两年试用期满,正在公示等待转正,就因为在腾讯微博和QQ空间里复制、转发和点评“一百多条负面信息”,成为“劳教犯”。

但小D相信任建宇“是一个特别可靠、特别值得托付的人”。在本刊记者第一次见到她的时候,她用平静的口气说道。

任建宇曾经让女友帮他在网上订购一件印有“不自由,勿宁死”字样的文化衫。这件衣服后来被警方作为物证收走了。警察对小D说,一个正常人怎么会这么想呢?小D也不是很懂,她上网查了这句话的来历,她相信任建宇很正常。

但任建宇自己的压力很大。他曾经是一个一百四十多斤的胖小子,现在才一百零几斤了。任建宇感情不外露。他给小D打电话,总说想看什么书,就是不说想看小D。

任建宇的QQ空间里,被认为是“负面信息”的,都已经删除。留有一些诗歌、散文,和与爱情有关的段落。任建宇的文字流畅而生动,流露出善良而柔软的心灵。在他上大二的时候,母亲病逝了。这个打击深刻影响了他。他关于母亲的悲痛而深情的文字,令人震动。

直到现在,他和初中的物理老师仍保持交往。做了村官,还会打电话和这位老师讨论乡村社会难以处理的问题。物理老师认为他是一个好青年,勤奋好学,正直善良。他问,任建宇什么时候出来?我好去接他。

任建宇有人缘,他被劳教后,有几位同学跟着小D去看他,虽然实际上看不到。他的一位女同学介绍说,任建宇实在,他不会曲意逢迎。

任建宇的父亲任世六仅仅上过一两个月学,基本上是文盲。他长期在重庆等地的建筑工地做泥水工。他不能想象儿子犯了什么法。儿子不仅是他的骄傲和希望。当他听到儿子“犯法”的消息,在去看儿子的路上,气急昏倒。春节,他也没有再回家,他感到没有脸面。

当时,儿子安慰父亲说,你放心,我最多20年就会平反。父亲赶快制止他,生怕别人听到似的。儿子又安慰父亲说,你放心,我两年就出来了,摆个小摊哪里不能生活。现在就当我读研究生去了吧。

这些道理,任建宇的父亲终究觉得茫然。但当有关方面迫于舆论的压力到劳教所找任建宇,谈放他出来的条件时,他的父亲却不含糊:怎么进去的,要怎么出来!意思是要清白地出来。

来源:南方人物周刊

No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