昆明大屠杀

(3日晚更新)据新华社报道,云南昆明火车站周六(3月1日)晚发生恐怖袭击事件,“一伙男子持械冲进昆明火车站广场、售票厅,见人就砍”。截至2日晚,袭击已造成29人死亡,143人受伤,警方击毙了4名袭击者。有媒体整理了此次事件中的不完全伤亡者名单

3日晚更新内容:

据新华社报道,3月1日晚发生在云南昆明火车站的严重暴力恐怖案已成功告破。现已查明,该案是以阿不都热依木·库尔班为首的暴力恐怖团伙所为。该团伙共有8人(6男2女),现场被公安机关击毙4名、击伤抓获1名(女),其余3名已落网。

2日晚更新内容:

2日,数字时代网站披露了宣传部门针对此事所发出的宣传禁令,禁令对媒体报道时使用头条标题或图片做出限制,而且要求严格依据新华社消息进行报道。在微博上,许多带有现场照片的评论或图片帖子均遭到删除

2日下午,全国政协新闻发言人吕新华在北京表示,“暴恐分子惨无人道地杀戮手无寸铁的无辜群众,充分暴露了他们反人类、反社会的本性,必须依法从严惩处。”世界维吾尔人代表大会发言人迪里夏提在接受BBC中文网采访时说,“相关事件我们是通过中国官方媒体的报道了解到的,我认为攻击平民没有任何正当理由,我们对受害者家属表示慰问。中国必须采取透明处理这一事件,不能使其成为镇压维吾尔人的新借口。我再次敦促中国立刻停止目前在新疆推行的挑衅和歧视性政策。”

警方搜出恐怖分子的旗帜
警方搜出恐怖分子的旗帜
警方搜出的凶器
警方搜出的凶器

网易图片:云南昆明火车站暴力袭击事件 已致29人死

2日上午更新内容:

据昆明警方介绍,公安民警当场击毙4名暴徒,1名女性犯罪嫌疑人被打伤并成功抓获,已送至医院紧急救治。这名女性犯罪嫌疑人成为侦破案件的关键证据。

云南省政法委认为,这是一起有组织、有计划、严重暴力恐怖袭击事件,性质极其恶劣。昆明市政府新闻办称,昆明“3·01”事件事发现场证据表明,这是一起由新疆分裂势力一手策划组织的严重暴力恐怖事件。

目前昆明市全部警力全城戒备。

延伸阅读:

2012年12月13日和2013年5月9日出版《阳光时务周刊》(35期、54期),曾以专题的形式报道了新疆问题,其中包括了黄章晋、王力雄等人的文章,以及对伊力哈木·土赫提和高校中维吾尔学生的专访。透过这些文章,我们或许可以更加明白这次恐怖屠杀事件的深层次根源,点击此处阅读全部文章。

现场目击者不断透过微博发布现场图片,仿如充满杀戮的人间地狱般恐怖。目击者称,行凶者带着砍刀,无法进入候车大厅,便在广场上行凶。事件发生后,昆明火车站列车被安排到其他站点临时停靠。目前,昆明火车站售票、进站正陆续恢复。

行凶者“从厅砍到广场,到临时售票区,自助取票机,到被击毙的路口,约300米距离全部都是斑斑血迹”。

警方目前封锁了从昆明火车站往外150米左右的主干道以及火车站内地区,还在对火车站内人员进行排查。

云南媒体的消息说,“这伙歹徒手持刀具、统一着装,现场已有多人受伤”。

目前尚不清楚具体案情和涉案人数,警方表示 “案件正加紧侦破。凶手无论出于什么动机,滥杀无辜就是与天下善类为敌、与天理正道为敌,警方将坚决依法严厉打击。”但有网友在微博发帖称,让大家远离身上有星月标志的人。

据昆明第一人民医院血液科工作人员说,目前医院还有少量存血,此前已经向昆明市血液中心和各兄弟医院要求增援,第一批要求增援血量有30个单位。目前,伤者多集中在该医院ICU 、外科。

据央视新闻,受中共中央总书记、国家主席习近平和国务院总理李克强委派,中央政治局委员、中央政法委书记孟建柱3月2日凌晨赴云南昆明指导处置3月1日晚发生在昆明火车站的暴力恐怖袭击事件,并慰问受伤群众和受害者家属。

ribao
事发后 云南日报发布了一条模板式消息

网易真话频道以长微博形式刊登了当事人回忆昆明火车站砍人事件过程:

我在事件现场 今天本来要去丽江出差,20:52火车,路上遇到点小状况,晚点了,没赶上,我到火车站的时候已经是21点多了。站在火车站改签窗口前排队,因为无聊就看时间比较多。在我最后一次看表时,是21:24。

没过多一会儿突然身后就传来多人的惊叫声,伴随着惊叫大批人突然就惊慌得涌进了售票大厅,边跑还边回头。 我不明就里,多看了几眼,感觉他们那样跑简直就是被丧尸追赶一样。这时却看到一个火车站的女工作人员搀扶着一个左手捂着肩膀的女游客急忙跑了进来,慌忙的说道:“你先躲在这里,我打电话报警叫救护车!” 什么报警?救护车?是什么情况? 我还没反应过来,更多的人,更加惊慌的跑进了售票大厅,而追在他们后面,跟着进来的是一把刀! 一柄长约60厘米,银白色,刀尖微弯,看上去就是那种及其锋利的短刀! 而当时这把刀离我的距离大概就是只有20米左右,最关键的是又进来了一把!这一次我的目光稍微的紧张了起来。仔细观察了那持刀的2人,一男一女,男子身着 浅黄色夹克,身高175左右,面部 有明显穆斯林系名族特征;女子身着黑色穆斯林女性名族服装只露出了两个眼睛,身高165左右。

跑!看到这样2个提刀的人,联想到那个受伤的女子,并且手无寸铁,孱弱书生一个的我只有这样一个念头! 从售票大厅的最左边,一直跑到了最右边,跑出去,过街,回头,只见那女子边走边挥舞着手上的凶器! 看向身边,那边一个头上流血的大叔正艰难的跑出危险地带;花台边,一个小伙子已经一动不动;牛铜像旁,一个捂着双脚的男子阵阵哀嚎;还有身上带血的人脸上 那恐惧的神情;而这一路最多的还是血迹,三五米距离就有一滩一滩的血迹,这起码是20人以上伤员才能留下的痕迹!四周除了惊慌的尖叫以外,就只听见警车的 惊鸣! 人群继续跑,我也继续跑,过了一条街,身边的人慢慢放下了惊慌;过了两条街,身边的人表现的更多的是无措。过了三条街,身后依稀传来了枪声,五响。

刚好来了一辆公交车,也不管是开往哪里的了,跳上,远离,回家。 我写下的,是我亲身体会,亲眼所见,其他的说的什么传的什么我无暇评论,只是记录一下我所看到的事实。 最后祝好人一生平安,坏人马上灭亡。我是广君歌,我记录我所看到的现场。

以下为部分网友评论:

@AngrySoda:现场目击者左如兴等人称,凶手每次只砍一刀,随即砍向下一人,不停留,不断寻找新杀戮对象。他在奔跑中看到身边一男子,被刀从背后捅入,刀拔出,随即倒地。他一路奔跑,一路看到有人在身边倒下,非常恐怖。被他救下的两6岁孩子,都近距离看到屠戮,情绪都近崩溃。 #果然每次只砍一刀

@bitinn :自我反省时间——1) 第一反应是居然发生在昆明,而不是常见的另几个地方。2) 居然心中有“发生了也不奇怪”的地区,说明和世界看伊拉克一样,麻木不仁。

@Xiekui:夜里的火车站,还在奔波的,都是可怜的赶路人。无缘无故,刀起刀落,互相不识,赶尽杀绝。想一想,就痛心。他可能是家里的顶梁柱,是父亲,是儿子,是兄长,就这样被陌生人毁灭,此生阴阳相隔。暴力,多可怕。

@樊建川:得知普京想率俄军进入乌克兰领土,愕然。突闻昆明火车站砍杀事件,歹徒持刀,统一服装,疯癫般见人就砍,悲惨,已有二十几位平民遇难,伤者更是超过百人,愕然,愕然!联想,几天前的贵阳客车纵火。唉,世道乱了,睡不着,闷起了,遇难者安息。

@罗昌平:从来不告诉你到底发生了什么,只让你盲目地仇恨,莫名地恐惧,稀里糊涂地活,不明不白地死。”这是一位记者同行对今晚昆明事件的感慨。

@东方早报 : 一位事发时正在售票大厅7号口购票的杨女士告诉 @东方早报 记者,当时看到两名黑衣男子手持三把一米左右的砍刀,从1号售票口一路砍向14号售票口,大厅旋即混乱。

@gaoyu200812:新疆正在车臣化,常委早已周老虎化。掩盖真相,成为首选的应对手段。

@shangguanluan:如果说昆明案让我悲痛难抑,那么满屏廉价的愤怒、批发的正义感、不费力气的道德快感、一厢情愿的推断则是让我绝望难平!

@doctor8888: 有不熟悉祖国大陆新闻圈的朋友问我:是不是今晚记者啊编辑啊碰到像昆明这种突发事件就今夜无眠了?要赶着去报道采访?我说你太天真了,现在大家只能等通稿。

@jajia:观点不同,归根结底是因为掌握的信息不同。有多寡之分,有真假之分,有快慢之分,有远近之分。我的维族朋友有五个以上,藏族朋友十个以上,我深深知道那些不为人知的故事。可惜,由于我的恐惧、我的自我审查,我并未把那些故事分享给我的汉族朋友。

@johnlee1021:恐怖主义的根源是无法通过正常渠道化解的仇恨。在维汉关系上,中国政府一贯实行强权政治,迷信暴力专政。面对中国政府军队武警,维族大众难道不是手无寸铁的百姓?这个时候有几个人替维族说话?谁都不希望看到无辜民众的生命损失,但是抛开事情的原因而仅仅追究结果,是找不到出路的。

@barrywey:因为发了几条微博声讨新疆维吾尔自治区“20万干部下乡”的政策,刚好昆明火车站发生恐怖袭击,竟然被一群傻逼围攻还举报我,据说我是穆斯林恐怖分子以及分裂人士!各位看到了嘛?因为担心母亲的遭遇而批评政府政策,已经有这么多“帽子”盖在我头上了,这就是我生活的地方!#谁是麻烦制造者。

@Uyghurspeaker:当理性的伊力哈木们在寻求出路时他们不去听,当那些伊力哈木们被抓被杀时他们也漠不关心,甚至为政府叫好,然而当极度高压殖民政策的产物—恐怖袭击出现时他们就惊慌失措了,愤怒了,想报仇了。

‏@ranyunfei:一位记者说:“从来不告诉你到底发生了什么,只让你盲目地仇恨,莫名地恐惧,稀里糊涂地活,不明不白地死。”这是比那些廉价的谴责姿势,来得更为有用的思考。你一生谴责了一百次,有没有一次真相与公义?只要思考乃至谴责不及制度核心,你所有谴责不仅是道义的而且是安全的,关健是还可以重复表演。

更多:奇闻录 | 周末段子荟萃 3-2

来源:新华社、BBC中文网、网易真话频道、香港《苹果日报》、新浪微博、Twit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