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买日本车不对 以后不买了

9月15日,西安市民李建利开车(丰田卡罗拉)带家人外出,遇反日抗议人群,十余人将丰田车砸毁,李建利头部遭重击颅脑损伤。在车被砸时,李建利的妻子曾哀求“都是老百姓辛苦攒钱买的车,我们买日本车不对,以后不买了,好不好。”

[nggallery id=41]

51岁的西安市民李建利原本是家里的顶梁柱,但是现在,他只能在医院神经外科的病房里僵直地躺着。李建利的左腿和左臂开始恢复部分活动能力,但身体的整个右侧却麻木瘫软,右腿只能迟缓地蜷缩,右臂和右手则完全不听使唤,除此之外,他的语言能力也受损严重,一次仅能说出一两个字的短语,比如“谢谢”、“饿”。西安市中心医院对李建利做出的诊断为,开放性颅脑损伤(重型)。

幸运的是,在重症监护三天之后,他的意识基本清醒过来,一想到自己在9月15日的遭遇,眼眶便红了,无声地流出泪来,左手不太灵活地擦拭着。

那天下午3点30分,他被人用一把U形钢锁重击头部,在头顶偏左的位置,颅骨被砸穿,当即倒地昏迷,浓稠的血与脑浆不断涌出,很快,嘴里也开始吐出血沫。当晚8点30分左右,医生为李建利进行了颅脑手术,11点30分手术完成,随后进入重症监护,脱离生命危险后,18日转入普通病房。

李建利遭此厄运,只是因为他开着一辆日系车。

我们买日本车不对 以后不买日本车了

这几天,李建利夫妇俩正忙着帮大儿子李斌装修婚房,李斌今年26岁,计划明年结婚,赶在入冬之前把房子装好,时间正合适。老两口还有一个24岁的二儿子,也有了女朋友。

15日一早,李建利开他的丰田卡罗拉,带着妻子、大儿子和准儿媳,赶到北郊的建材市场选装修材料,下午往回走,车子开到环城西路北段,遇到了反日示威的人群。

按照以往西安反日示威活动的规律,他们原本以为,城墙外应该是安全的,示威抗议通常在城内进行,打砸日系车的情况也只是零星出现。但这次不同,从北向南开着开着,车子就陷入了密集的人流,他们想倒车,然后拐进小路,但已经是不可能了。

李建利的妻子王女士发现,前面似乎有十几个人在砸车。很快,砸车的人群便来到了眼前,这些人手里拿着棍棒、砖块、钢锁,情绪亢奋,开始对卡罗拉动手。

“我们下了车,在两边站着,想看看能不能劝他们不要砸。”王女士一个劲地跟周围的人说着好话,“都是老百姓辛辛苦苦攒钱买的车,别砸行不行,我们买日本车不对,以后不买日本车了,好不好。”

努力讨饶着,车子另一边出了状况,王女士回头一看,丈夫倒在车头前,头顶血流如注,她马上扑过去,扶起丈夫的头,不知如何是好,顿时大脑一片空白,痛哭起来。

打开双闪 我帮你们开道

对两旁密集的示威者和围观者来说,这一变故也超出了想象。十几个砸车人继续去寻找新的目标,一些围观者在拍照,有人建议打120,有好心人递来一卷卫生纸,王女士拿着它摁在丈夫的头顶,但血浆仍然不断地流,很快染红了一片地面。

一名红衣男青年跑过来,提醒王女士,就算打120,救护车也开不过来,赶快到对面拦车,送伤者去医院,否则有生命危险。

环城西路的内环车道尚且畅通,男青年、王女士、李斌三人抬着李建利来到马路对面,恰好有辆空驶出租车经过,男青年拦住车,用吼的方式问司机:“拉不拉?”司机看着他们和满头是血的伤者,愣了几秒钟,一点头:“拉。”

李建利横躺在后座,王女士捂着伤口,出租车匆忙出发。可是,只前进了500多米,路上的人又多了起来,出租司机把头探出窗外,高声向正在城门外执勤的警察求援,一位二十多岁的莲湖支队交警跑过来,坐到副驾驶的位置,说,“打开双闪,我帮你们开道”,同时联络其他警察赶快疏通道路。

出租车开到医院急诊处,王女士在满是鲜血的提包里找钞票付车费,司机急了:“都什么时候了,救人要紧,车钱不要了。”

“挺对不住那个司机的。”王女士在病床旁边念叨了好几次,“车后座都是血,司机得清理好一阵子吧,给人家添了多大的麻烦。”

好心人帮助让王女士感动,这也是留在她内心的一点慰藉,但行凶者和打砸者的行为却让她困惑,“他们为什么对自己人动手”,王女士想了好几天,还是想不通。

 要是我们晚到半个小时 我们就碰不上他们

丈夫的重伤让王女士的精神受到了巨大打击,一度神情恍惚,两天后总算挺了过来,她不能接受,这么可怕的事情怎么会落到他们的身上。闲下来的时候,王女士总在说:“要是我们晚到半个小时,砸车的那拨人就从玉祥门往城里走了,那样的话,我们就碰不上他们,唉,我的心,悔得呀。”

王女士家的丰田卡罗拉是去年4月买的,精打细算,等到了经销商的促销活动,价格打折,还有赠品,车价10万多,低配,加上各种税费、保险,一共花了12万。

王女士和丈夫都是莲湖区电器厂职工,工厂多年前效益不好倒闭了,他们的档案都转到劳动服务公司。目前王女士已经办理退休,每月退休金1500元。丈夫李建利还不到办理退休年龄,现在和大儿子在同一家二手车中介公司工作,二儿子在类似的中介公司打工。

买车对这个家庭来说是件大事,需要动用多年的积蓄,反复比较不同车型的性价比。王女士哽咽着说:“看着自家的车被砸,心里真是难受啊,舍不得,真舍不得。”

她的丈夫李建利一向很珍惜这辆车,冒险阻挡了一下。大儿子李斌事发时和李建利站在车的同一侧,他看到父亲试图让砸车者改变主意,对他们说:“我也是中国人,我也保钓爱国……”这句话被两记重击无情截断。通常用在摩托车上的U形钢锁成了致命凶器,将李建利的颅骨砸了一个V字形下陷的洞,在X光片中清晰可见,在手术台上,医生从这个伤口中清理出数枚碎骨。

李斌牢牢地记住了行凶者的样子:壮实,短发,穿白T恤、牛仔裤,T恤上印着一个黑色的字母“D”。

李建利倒在车前,打砸的人没了阻碍,继续砸车。可能是李建利的重伤让打砸者有所忌惮,相比其他被砸毁掀翻的车,卡罗拉算是逃过一劫,以至于很多网友看到现场照片时怀疑那仅仅是个车祸现场。

不过,头颅重伤给这个家庭带来的伤害严重得多,谁也不知道李建利未来的康复状况,如果身体右侧无法恢复基本的行动能力,将来的生活将会十分艰难,这个普通家庭将陷入困境。

然而,未来的事情王女士还不敢去想,单是眼前的困难就已经令她有些束手无策。15日当天,李建利包括手术在内的医疗费用就高达1.8万元,之后每天平均费用都在4000元左右,短短六天下来,已经花去将近4万元。

王女士说,她去问过了,由于打斗受伤的医疗费用,医疗保险不能报销,现在他们只好向亲朋好友借钱应急,“第一天的1.8万元是我侄子刷信用卡支付的,可是每天的费用都很高,也不知道需要治疗多久,不敢想”。

王女士得到另一个坏消息是,六个月之后,丈夫李建利还要接受二次手术,用一片钛铝合金修复破损的颅骨。同病房的患者刚刚完成了相同的颅骨修复手术,患者家属告诉王女士:“那片钛铝合金外壳的价格高达1.7万元,如果修复面积大,价格还要增加。加上手术费和治疗费,最后总花费大概在3.8万到4万之间。”

完整内容请点击

1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