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能被监控的都会被墙

中国基本上屏蔽了即时通讯应用WhatsApp。这是北京在下月的共产党大型会议召开前,为加强监控而采取的最新举动。

对这款应用的所有者Facebook来说,在中国大陆受阻是个挫折。这家社交媒体巨头的首席执行官马克·扎克伯格(Mark Zuckerberg)一直在争取重新进入中国市场,并且一直在强化学习中文。WhatsApp是Facebook在中国大陆可用的最后一款产品。该公司主要的社交媒体服务从2009年开始在中国遭到屏蔽,其照片分享应用Instagram也不可用。

7月中旬,中国审查机构开始屏蔽用WhatsApp进行视频聊天和发送照片及其他文件。他们还叫停了很多语音聊天。但在该应用上,大部分文字信息仍可正常发送。对视频和语音聊天以及文件共享的限制至少是在几周后曾暂时取消。

设在法国的研究初创公司Symbolic Software的应用密码专家纳迪姆·科贝西(Nadim Kobeissi)周一称,在中国WhatsApp现在似乎总体上被中断,哪怕是文字信息。他说,WhatsApp文字信息被屏蔽一事表明,中国审查机构可能已经开发出了干扰这类信息的专业软件,这类信息所依赖的加密技术除WhatsApp外鲜有其他公司使用。

“这不是中国政府进行审查时的典型技术手段,”科贝西说。他接着表示,他所在公司的自动监测器从周三开始发现WhatsApp在中国受到干扰,到了周一,屏蔽活动全面展开。

Facebook拒绝置评。这是其被问及WhatsApp在中国遇到的困难时的一贯做法。

香港中文大学研究互联网传播的专家徐洛文(Lokman Tsui)说,从周日开始,WhatsApp似乎受到严重干扰。但他表示,部分WhatsApp用户也许依然能够使用该应用。

中国当局曾有过大面积但不是全部屏蔽互联网服务,以及让它们慢得失去意义的先例。审查促使很多中国民众转向运行顺畅、迅速,但容易受中国当局监视的交流方式,如总部设在深圳的中国互联网公司腾讯旗下的应用微信。

“如果只允许你一个小时开一英里(约合1.6公里),你是不会走那条路的,即便严格说来路并没有被封,”徐洛文说。

WhatsApp受到干扰之际,北京正在筹备将于10月18日开幕的共产党全国代表大会。每五年举办一次的这个会议将选出党的领导人,进而统治这个国家。下月的会议预计会再次证实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对权力近乎绝对的控制,但关于谁将和他一起坐镇共产党的最高权力机构政治局常务委员会,仍有相当多的不确定性。

过去几年里,中国不仅加强审查,还关闭了很多教堂,并关押大量人权活动人士、律师和少数民族权益倡导人士。

WhatsApp被关闭一事在中国社交媒体上引发了大量恐慌。

“与客户失联,被迫回到用电话和邮件工作的时代,”一名用户在类似Twitter的网站新浪微博上写道。

“现在连WhatsApp也被屏了?我很快就要破产了,”另一名中国社交媒体用户在微博上说。

在中国,随着人们喜欢微信的便捷性,连电子邮件的使用也正在逐渐消失。拥有9.63亿活跃用户的即时通讯应用微信与WhatsApp有一些相似之处,但功能更丰富,并且两者之间有一个重要的不同之处:与政府关系密切。本月,微信向用户发出通知,提醒他们遵守官方的信息要求。

中国2001年加入世界贸易组织(World Trade Organization,简称WTO)时同意面向国际竞争开放在线数据服务和其他增强电信服务。但中国得到了其他WTO成员对其保留对媒体限制的同意。高度依赖中国市场的科技跨国公司,一直不愿指责北京没有履行加入WTO时的承诺。

美国贸易代表办公室(Office of the United States Trade Representative)已开始对中国是否侵犯了美国公司的知识产权展开正式调查,但公布的细节少之又少。该办公室没有说此次调查是否包括依赖美国知识产权的产品被屏蔽一事,或其是否会把更多精力只放在产品据说遭到中国剽窃或效仿的案例上。

WhatsApp在密码专家中有着良好的安全口碑,也许正是这一点引起了中国审查机构的注意。该应用提供所谓的端到端加密,这意味着就连Facebook实际上都不知道在其服务器之间传递的文字、语音和视频对话在说什么。

WhatsApp的视频、文件共享和其他先进功能部分依赖广泛使用的互联网数据传输协议,在夏天时曾被迫中断。但其他文字即时通讯功能靠的是一种不同的、经过高度加密的数据传输方式。其他公司很少用这种方式。

科贝西说,WhatsApp即时通讯系统最近受到干扰一事表明,中国的审查机构可能已经知道了该如何把目标对准更加不常见且经过高度加密的数据传输协议。

美国科技公司提供的其他服务在中国大陆仍可用。中国容许微软(Microsoft)旗下产品Skype的电话功能。该功能不提供端到端加密,因此更容易被政府监控。北京还容许苹果(Apple)的Face Time服务。Face Time有端到端加密,但没有WhatsApp那种允许用户交换密码的功能。该功能让WhatsApp的用户能够进行所谓的“中间人”攻击。

通过屏蔽高度加密的WhatsApp服务,同时允许民众使用不那么安全的微信等应用,中国政府把国内互联网用户赶向自己能够准确监视的交流方式。

如果先连上虚拟专用网络(virtual private networks),中国大陆的民众依然能够使用WhatsApp等服务。虚拟专用网络能为他们提供与设在大陆境外的服务器之间的通讯渠道。但最近几个月,政府也在打击虚拟专用网络。有时候,即便这些网络看似运行良好,用户也无法访问政府专门打击的服务。

No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