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闻录

一日段子荟萃 12-8

制度批评

@wlixiong:科技专制有一个自身死穴——专制者自己一定无法掌握和操作科技,只能依赖专家和下属,而那些处于将科技与专制机器结合之节点的人,便能对专制机器以少制多。以往制约内部人的方法对那些人无效,因为专制者不懂科技,根本看不到哪些节点可能产生威胁,甚至不知节点在哪,无从设防,或补牢也是亡羊之后。

@wlixiong:理论上保证内部成员绝对忠诚可以防止颠覆,问题在于最可靠的忠诚——信仰,今日已无,只靠利益和恐惧。而专制权力的必然不公除了伤害被统治者,也一定免不了伤害内部成员。那时利益不再,只剩恐惧。恐惧源于一旦失败遭到的惩罚,而节点之人往往有百分之百成功的把握(正是科技的特点),又何须恐惧?

@lifent:过去10年,美国在互联网领域大爆炸,google,facebook,等等巨头起起落落,总体还是美国佬把持了大半个国际互联网和主要事实标准,未来10年内,美国假如在人工智能领域再来一次大爆发(现在看来社会环境已经具备),那么美国第二次“领先”就不再仅仅是领先,而是一步跳入下个文明阶段,大陆则是人工智障。

@yggren:住房、医疗、教育都可以当做买卖,生命可以买卖,尊严可以买卖,灵魂可以买卖,一切皆是买卖……万恶的美帝,为什么还不承认市场经济地位?

社会观察

@shisanlanlan:支那人都是天生的演员。强拆队没来的时候,装的比谁都爱国爱党。强拆队一来就立马声泪俱下痛斥共匪暴行。这两者之间咱们支那人天生都可以自由转化,完全自学。我觉得吧,咱做人还是得真实,你既然爱国爱党,强拆队来的时候至少得给人家端茶递水吧,人家作为共匪帮凶,来你家进行社会主义改造也很累的。

@jerrymice:今天和一个省级官二代聊天,听他抱怨他的千万农业项目,被背景更深的赵家人给横刀夺爱。“这些人现在也是饥不择食了,连我这种老百姓淘生活的项目都来抢,太霸道了…这让我们以后怎么活啊!”

@ld0905:我现在是真的觉得,微博上的王小能,才是真的爱这个国家,真的爱这个国的国民。当多少人心灰意冷,变成黄油,抛出“德匹下”观点的时候,只有她在一遍一遍的转发,一次一次的呼吁。虽然爱国人士现在已经不是好词儿,当我想通过具体的人,将这个词的本来意思还原出来。

@wangvivian1024:想起个真事儿,贾樟柯前几年在北京拍环保广告,胡同里突然冲出几个大妈大爷高声嚷:“他们在拍咱们的雾霾,快把摄像机扣下来”。在中国有良知的人都是孤独的。我在国内时听到最多的话就是:你操个什么心啊,又不关你的事。对于那些冷漠麻木的看客来说只要自己每天能吃饱穿好就可以了,别人倒霉是他们活该。

@jbbox:买个蓝灯做备份,结果如下:尊敬的客户,您尾号xxx信用卡12月01日xx时xx分欧元交易50.11因该商户为监管部门限制商户而失败,请勿用卡。

@green67:他妈的,现在国内听歌的网站都要验证手机号码才能使用了,从此每个网站账号都绑定了手机号码, 我也是很绝望啊。 没想到短短几十年互联网的发展,变成了这样,什么狗屁自由世界,都是鱼肉啊。

@letscorp:秦:“王侯将相宁有种乎”汉:“苍天已死黄天当立”元:“莫道石人一只眼,挑动黄河天下反”明:“吃他娘,穿他娘,打开大门迎闯王,闯王来了不纳粮”民国:“只要革命成了功,一人一个女学生” #革命口号演变史 #费拉化

煤改气

@Alison011011:除了幼儿园猥亵和北京人口清洗,这些天还有另一个几乎没什么媒体提及的重大人道主义危机,那就是北方地区禁煤造成的酷寒。为了整治雾霾,今年华北地区大力推动煤改气,但一方面许多地区根本没在入冬前完成煤改气,只能活活受冻……

@letscorp:转:一帮刁民没冻几天就瞎嚷嚷,断气停暖、推中医药、吹新儒家、医保控费都是人口政策的一盘大棋,放开计划生育自然要收紧计划死亡,不然带着一堆累赘,怎么体现社会主义优越性?怎么实现两个一百年的奋斗目标?

@letscorp:小粉红过去喜欢讽刺台湾反核电是“靠爱发电”,如今被对面怼回来一句“靠梦取暖”,哑口无言。毕竟靠什么发电能用选票决定,但靠什么取暖只能看赵老爷心情了。

@idzhang3:国家面前无供暖,盛世必须有青天。从小爱国是本分,再苦不能苦中央。

@作家杜楠:关于南北方冬季取暖方式的差异,今年算是平等了,都得靠抖。

@letscorp:环保部的特急通知其实于事无补,因为煤改气的第一步就是拆锅炉,所以那些煤改气没有完工的地区,就算文件下发了,也是没有办法继续烧煤取暖的,因为锅炉被拆了,手快的都卖废铁了。重新购买锅炉安装也不现实,因为按环保部的计划你明年还得接着拆……

厕所革命

@hnjhj:- 习总书记说要坚持不懈推进厕所革命,我太感动了。- 这有什么可感动的?- 都是为了我们这些粪坑里的蛆啊!

@ComYouthLeague:【厕所成立党支部,干净卫生有保障】昨日共青团记者赴浙江常山,听取了厕所革命“常山经验”报告。常山继成立“厕所长”后,准备进一步成立公厕党支部,并挑选一批共青团员集中培养推优入党,吃住在公厕,青春献马桶,让公厕软硬件水平更上一层楼。

@bigman945:浙里衢州那篇厕所革命的报道标志着大大成功把我们带入一个“新时代魔幻现实”中:全县的厕所,每一个都有领导当所长,所长每天巡查,厕所自带wifi、洁阴器(我还google了下这是啥),其中有个所长在厕所蹲了半个多小时发现一些人“如厕习惯”不佳。不过倒是提到了困难群众,说是要帮困难群众“如厕小康”。

互不联网大会&低端政党大会

@leebubaix1:【年度最佳幽默】在乌镇互联网大会上,马云告诫美帝互联网公司:你们要遵守法律与规则。

@Vanessa_Zhang18:热泪庆祝“世界互不联网大会” 在网络墙国胜利召开👏🏼 ,强烈建议隔壁的三胖同志尽快在北朝鲜举行“世界民主人权交流大会”。😹

@lifang072:中共官媒甚至使用了“万邦来朝”的字眼,来形容世界政党大会,这确实命中了习近平举办这个大会的初衷——他要的就是万邦来朝的虚荣。新华社为此次大会专题解读——中国共产党的“执政密码”。其实中共执政密码就是123:1、靠枪杆子,2、靠不要脸,3、靠抢来的钱。

@任不寐:‏【中国模式】一个绝不允许国内出现多党制的土共,“胜利”召开了世界政党大会;一个正在消灭一切网络自由的墙国,“胜利”召开了世界互联网大会。中国方案绝不是为了输出也不可能输出,只为了花钱邀宠。于是命运共同体为世界奸商或嫖客找到了发展和娱乐新路:不用花钱,谄媚就可以。

@lifent:今天,我们不仅要反对GFW,更要反对全球任何信息极权,因为他们只是形式上的不同,这和当年北美独立是差不多的,人类大部分已经完成了线下的“折扣”民主和自由,然而,现在摆在大家面前的是新时代下“线上”的民主和自由,最可怕的是,线上已经暴露了线下民主的虚伪,他们开始反扑,甚至倒退,而你不知道。

低端人口

@yueyexiake:特大城市分流人口到三四线城市或者县城,是一项蓄谋已久的政策。前几年曾经计划过的赶农民上楼,已经证明失败了;为了下一轮房地产收割,必须把手头有点钱、有手艺、习惯了城市生活的大城市边缘群体韭菜强制移植到基层,否则会荒芜了地皮。

@dreamplan2501:贵匪自发家以来搞各种运动时,土豪地主乡绅知识分子资本家下岗工人,低端人口轮流做明年到你家。所以什么低高端都只是个说法而已,真以为是按经济社会地位分高下?但凡有需要,标签随便造,贴在被选中的人群头上就可以开抢了。自以为中高端没事儿的、现在还在替政府操心洗地的,嘿嘿……

@libearal:就我所知道的范围内,已经有好几个收入职位都还不错的人被迫搬离住处了。当然他们还有办法继续留在北京,无非成本增加一些,但是在权利毫无保障这点他们和那些被赶走的人并没有太大区别,一样低端。“不是低端的人就不要……”专政铁拳之下没有谁不是低端的。你觉得你不是,那只是铁拳还没砸到你。

@wentommy:几天不见,大兴西红门宜家斜对面那条一公里长的餐饮街,整个儿没了,上百家商铺啊,除了几十间大小酒楼,还有文具店、修车铺、理发店、洗浴中心……一片废墟,让人觉得走错了城市。共产党人用打仗的方式进行市政管理,效率之高,不服不行。想起大风厂火灾,达康书记面露喜色:终于可以趁机拆了。

@szstupidcool:孔乙己:“你读过书么?”我点头。“读过书,我便考你一考。彽端人口的口字,怎样写?”我想,讨饭一样的人,也配考我?便回过脸去,不再理会。孔乙己等了许久,很恳切的说道,“不能写罢?我教你,记着!这些字应该记着。将来朋友圈屏蔽用得着。低端人口囗有四种写法:低端人〇。低端人□。低端人❏。低端ㅅㅁ。

@LaoyangS:上街抗议清理低端人口的香港人太可爱了,现在看出来了吧,那是和大陆人完全不同的物种。

@mayue:如果有把“低端国家”清除出地球的国际规定,那贵国和北韩和就空出来了。

@曝光台BGTV™‏:这次人口大清退,对于任何“端”的人群都是惨剧。什么权利、合同、承诺、产权、租约、押金、客户、业务积累、债权债务……在强权和暴力面前,统统化为乌有,砸个稀巴烂!所谓“法治”,再一次被某踩在脚下。未来、预期、恒心还会有吗?

人生经验

@hnjhj:这几年已经很少提中医了,也很少劝别人不要看中医,人成熟了以后也更加懂得人各有志不能强求的道理,碰到有人说中药疗效显著的,我也总是拍拍他们的肩膀鼓励地说:“嗯,多吃一点”。

@don9z:最近看到两句话很震撼,一个是 “我出生的时候墙已经有了”,另一个是 “哇,有人把Word保存按钮做成了个实物”。回想当时拿着 E71 天天班车上刷 Google Reader,仿佛是不久之前的事,但其实特么一个时代都已经过去了。

@syunai_aki:如果我爸妈当年遵循计划生育,今天我就凉凉了。所以我对还没出生就想让我死的国度有所反感是完全持有正当的理由。这么说来,我还真没有义务去爱国,我只爱我父母家人,他们才是抚养我保护我长大的人。租客关系的国家,不要跟我谈爱国主义。

生活吐槽

@ihkc7:据调查很多九零后的年轻人早晨不吃早饭,而美国科学家一项最新研究表明,这其中存在误区,九零后已经不是年轻人了。

@xueshudi:当外面的世界在用电脑时,学校在教算盘;当外面的世界进入Web时代,在用Java、C#,甚至脚本语言时,学校在教十多年前的MFC。学校只教老师会的东西,不教学生需要会的东西。这不是计算机工程系,而是计算机考古系

@jamella_akemi:我老公还是小伙子的时候我给他科普桌子上的瓶瓶罐罐,说这个是乳液,他说:“卧槽,这是胸里提取出来的东西吗?”我:“…..”幸亏他不知道还有BB霜、精油这些东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