肖像中国:冯建梅

冯建梅,23岁,1989年12月25日出生于内蒙古呼伦贝尔盟根河市。2012年6月2日,被镇坪县曾家镇政府工作人员带到镇坪县医院进行强制引产,此时她已怀孕7个月。

2007年,17岁的冯建梅生下了女儿欣雨。随着欣雨慢慢长大,家里想让她也有个伴。尽管生活拮据,丈夫邓吉元还是决定再要一个孩子。在他看来,生了之后再办一个准生证并不是一件太难的事。

2006年,邓吉元和冯建梅在辽宁辽阳的一间网吧认识。那一年,冯建梅16岁,邓吉元23岁。虽然打工经验颇丰,但邓吉元并不擅长电脑,于是便请坐在旁边的冯建梅帮忙,看着这位边嘲笑她,边教他切换输入法的姑娘,邓吉元心动了。当年,他们便结婚。第二年,他们的女儿欣雨出世。为了这个家庭,邓吉元也背了8万元的债务,在曾家镇渔坪存盖起了一座新房。

为了还债和第二个孩子,邓吉元随后远赴内蒙古矿上打工。他估摸着,回去把钱交上,老婆和肚子里的孩子就会没事。2012年5月30日,邓吉元正准备再次赴内蒙古,刚出门时就遇到曾家镇计生办的干部,邓告诉对方,“要去内蒙古矿上。”三个小时过后,这些人找到独自带着女儿在镇上租房住的冯建梅。

从那天开始,镇上的人就一直跟着冯建梅。6月2日上午,镇上来了很多人,将她从亲戚家架上了救护车,虽然她挣扎着,可无济于事——“他们用我的外套把我的头蒙住,所以到现在也不知道是谁把我架上去的。”冯建梅说。那天在镇平县医院里,邓吉元的父亲邓孝刚苦苦哀求计生办干部:我们协商,保证办户口,只要不引产就行。对方的回答斩钉截铁:几个月前就告诉你们,是你们自己不办,现在是不可能了。

当天下午 15:40 分,冯建梅被注射了引产针。她手脚被摁住,头被蒙住,尽管看不见,但她仍清楚地记得:护士先给了她一针麻醉针,再将引产药注入她体内。她心里发凉,却无能为力。她说,针头扎进她身体的那一刻,她想到了山上林间的草蜱子。因为已经怀孕7个月,胎儿已不能通过刮宫的方式堕掉,只能通过引产将胎儿娩出。冯建梅的这次引产,长达36个小时。

6月4日上午,邓吉元的大姐邓吉梅在医护人员不在场时,将死胎从产房拿到病房,拍下了这张照片。

随后,这站照片在互联网上引起巨大反响。十五名中国法学和人口学者联名上书人大,要求修改《人口与计划生育法》,呼吁取消对公民生育权的限制。美国国会众议院还就此案于7月9日进行了听证会。

迫于压力,安康市政府对对镇坪县人口和计划生育局局长江能海,镇坪县曾家镇人民政府镇长陈抨印,镇坪县曾家镇人民政府人口和计划生育办公室主任龙春来停职调查。

6月24日,因为接受外媒采访,曾家镇政府安排人在邓吉元家门口打出了“痛打卖国贼,驱出曾家镇”的横幅。

7月10日,冯建梅和丈夫邓吉元,与当地镇政府签订协议,在获赔赔7.06万元同时,承诺不再追究。

注:文章改写自《LENS·视觉》杂志2012年7月号报道《一躲再躲,无处可躲》

No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