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日段子荟萃 3-19

@Zhouzhoukan:历史性的一天:2018.3.17,习王高票当选正副主席,北京大雪。结束了连续145天无有效降水的罕见现象。

@无限莲刃:能面刺寡人之过者,处三年以上七年以下有期徒刑;上书谏寡人者,处一年以上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拘役或管制;能谤讥于市朝,闻诸寡人之耳者,处三日以上十五日以下刑事拘留。

@罗大佑:周厉王专断独行,残暴昏庸,把国家搞得一团糟。老百姓痛心疾首地说:“厉,害了我的国。”

@Air_Mu:小时候,我觉得这是我的国。长大了一点后,我觉得这是你的国。到现在,我发现这是他的国。

@给我点个赞:霍金逝世后,朋友圈各种哀悼响彻朋友圈,上帝看到了说:不行啊,这人是个好人啊,我可不能带走他,但我不得不带走一个人,这个人也必须很重要,并且他可以得到人们的一致认同……最后,一人以2958票赞成,99%同意被上帝带走……

@try2feel:今天人大代表,中南建设集团董事长陈锦石同志,接受《华尔街日报》记者提问时机智的回答:“日本天皇有任期吗?英国女皇有任期吗?那为什么中国国家主席得有?”

@ComYouthLeague:【中国包子铺无须与西方麦当劳“对表”】我国不再对包子保质期作出限制。一些西方人认为包子铺应该向国际快餐店学习品质管理,过期包子应该及时处理。但是中国餐饮业面对的问题是独特的。西方人不了解中餐博大精深逻辑,却总想在保质期上指手画脚,不能不说他们缺少了应有的客观和谦逊。

@hnjhj:习主席众望所归,全票当选新一届国家主席。在这一中国梦实现的伟大时刻,北京下起了大雪。#梦雪 #祥瑞

@ComYouthLeague:【虚惊一场!天安门车辆逆行真相】昨日下午,北京长安街上演汽车逆行冲撞、警察围追堵截一幕,令众多路人驻足围观。但今日记者得知,该车车主是习近平思想宣传员,当时驾驶方式符合规范。交警已就执法不当行为向车主道歉。

@dustette:谈论是有意义的,制造噪音是有意义的,被删帖是有有意义的。永远不要放弃谈论政治。

@hjc_qy:你假装一本正经开两会,我假装一本正经提问,然后她一本正经地厌恶她,喜剧效果就出来了。极权统治下,一切表演无不具有喜剧效果,是笑话,除了极权本身。

@ppcelery:不管你是否意识到,但是我们可能是最后一代伴随着国际互联网产品长大的中国人了。你对自由、民主、平等、独立的向往,你的长辈无法理解,你的晚辈也无法理解。我们格格不入的生活在这个国家,就像从时空中被剥离出来一样。珍惜友邻吧,毕竟所有的人都在等着这帮珍惜物种的灭绝。

@莫妮卡张小姐:“对于中国迟迟拒绝电影分级制度,就是本来是可以把孩子放到孩子房间去睡觉,父母在自己的房间做爱就很正常。现在的前提是有房子,但非要把孩子放到父母的房间,然后派一个警察站在这儿,不许父母做爱,因为要保护儿童,这个警察就是审查制度。而且警察还换班,每一班警察的标准不一样。”——娄烨 ?

@石扉客:我周围的朋友,除了几个律师还在负隅顽抗苟延残喘,基本已经没有使用微博的了,微信占据了9成以上的社交时间。那个曾经几乎改变国人公共空间的叫微博的东东,现在是包括皇军与伪军在内的各种网军以及营销与娱乐网商大军的天下,基本可以定性为军管了吧?

@Uromayutori:微博正在上演新时代审查的巅峰。说什么都会删,反对有关的全部illegal,发诗歌,发白纸,发什么都删。又目击了一个新常态的开端。

@法制晚报:【什么是精日】精日,网络词汇,全称为“精神日本人”,大众意义上常含贬义,指在现实中受国籍和移民政策影响不能做到,但精神上已经把自己视同为日本人的人群。除了穿着打扮,精日的言谈举止也明显,他们会不经意地用日本社会的行为法则约束自己,比如熟练使用颜文字,家里睡觉用榻榻米,过马路没车还要等红灯等。

@jiayafeifeifei:精中。精神中国人。指既没有投票权又没有土地权,却喜欢把中国叫做我国的群体。

@Air_Mu:什么精日啊,你国更多的是精一线城市吧,比如精沪。看着陆家嘴的琼楼玉宇,自豪的说我的国家我的城市多棒啊。但晚上回去后醒来的第二天,那城市并不是他的,国家也不是。那还不如精日呢,至少九条可怜酱会一直呆在你的硬盘里。

@秀才江湖:这年头,西门庆也呼吁惩治淫贼了,时迁也呼吁惩治小偷了,成龙也呼吁惩治败类了。

@丑史记:我的同学参加投票了。他说投票用了国人的小聪明,同意不作任何标记,谁动笔谁就在投反对票,全场监视。

@cuixueqin:然后今天我有朋友在深圳街上被警察拦住查身份证,朋友说没带也背不出号码,准备离开。几个警察冲上来一把拉住,拿手机拍照。拉扯之间拍摄的照片,2秒钟就准确识别出了身份。

@williamlong:行人闯红灯是小恶,警方公布其姓名和身份证号码是大恶,特别是公布的是身份证号码的后几位,很多银行的电话银行人工客服,只要验证用户姓氏和用户身份证号码后几位就可以办理业务,警方的行为无疑让用户的个人财产处于危险状态。

@cuixueqin:用监控摄像头进行人脸识别然后与身份证匹配,将过马路闯红灯者的个人信息在网上公开。这不是某部反乌托邦科幻片的故事情节,而是在你国深圳正在试点的政策。在大数据时代的极权国家,个人将无处遁形。一个比1984更恐怖的时代即将到来。

@renfanzi:“中国的民营企业家愿意花十万块钱买张票去听吴晓波淡逼俩小时,却不愿意花同样的钱找法律顾问风险管理顾问。”这是洒家听到一个做外贸的老板因为出口服装的质量问题被对方索赔六百万美元后跳楼自尽的消息后说的。何必呢,写合同、买保险、打官司,洒家主办的微信群组里就有专业人士可以提供全套服务。

@Vanessa_Zhang18:讲件真事:今天和一位比较了解中国,读了不少中国历史的英国朋友聊中国修宪,我开玩笑说,不知道北朝鲜会不会比中国先进入民主社会。她想都没想就说,任何国家都有可能比中国先进入民主,她看不到中国变成民主国家的可能性,她说中国是个难以描述的国家,中国人太残忍了,尤其对自己人残忍。

@ppcelery:墙内的人最难明白的一点就是:其实并不存在墙外这个概念,真实存在的只有墙内。 // 解释一下,墙外这一概念只是墙内的人幻想出来的对立面,用于论证自己所处的墙内的正常与非正常。但其实这一概念并没有客观实体,墙外的真实是涵盖墙内的多元文化,而只有墙内才是真实存在的墙内…

@Caviarokok:上周一逃往中国大陆的朝鲜家庭在中国境内自杀身亡,他们原计划从朝鲜经中国逃亡韩国,因非法入境被中国警方抓获。之后担心被遣返回朝鲜,一家五口全部自杀。中国外交部发言人陆慷在例行记者会上表示,“非法进入中国境内的朝鲜人不是难民,他们违反中国法律,非法进入了中国”。

@Lit90:有个朋友在水表研究院工作,刚听说这个事情时我以为她去当秘密警察了 (万万没想到是真的水表

No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