反骨乐队变正骨乐队

9月13日,据“反骨乐队九洲”朋友圈截图,“反骨乐队”因演出前不符合有关部门对乐队名称的审查要求(不能出现“反”字)临时更名为“正骨乐队”。

另附两篇微信文章:

舟舟:继正骨乐队更名后 更多乐队响应了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

痛苦的信仰改名为 社会主义信仰

反光镜改名为 倒车镜

北京暴徒改名为 朝阳群众

葬尸湖改名为 子母湖

逃跑计划改名为 归队计划

脏手指改名为 洗手液

反狗乐队改名为 爱狗协会

扭曲的机器改名为 爱国主义教育机器

生命之饼改名为 老婆之饼

左小诅咒改名为 左小祝福

丢火车改名为 和谐号

野孩子改名为 大队长

赌鬼乐队改名为 破四旧乐队

诱导社改名为 人民公社

夜叉乐队改名为 菩萨乐队

 

今天大客栈:民谣歌手纷纷完成了社会主义改造

随着反骨乐队改名为正骨乐队,音乐圈纷纷响应组织号召,完成了社会主义改造。

痛苦的信仰改名为坚定的信仰,《再见,杰克》推出新版《别了,司徒雷登》。

草东没有派对改成了泽东没有派系。推崇党内民主。

山人组合和沼泽乐队合并,改名雪山草地乐队。

逃跑计划改得很顺利:长征乐队。

万能青年旅店改造得颇为彻底:社会主义青年旅社(国营)。姬庚表示,后面的括弧一定要加上,才符合石家庄这个老工业城市气质。

二手玫瑰显然不符合要求,改成了第一书记。好妹妹的新名字是党妈妈。陈粒新名字是成立,每次演出前要说一句:中华人民摇滚,今天成立了!

五条人改为五星人,新裤子改为红军装,惘闻乐队改为新闻联播乐队,衣湿乐队没怎么改,他们自己也满意,新名字就叫衣湿是个好乐队。

女歌手们比较辛苦,他们不太适应自己的名字:谢春花改成了迎春花,程璧改成程红,花粥改成小米粥,以纪念小米加步枪。

个体户们也要改:张玮玮和郭龙改成张伟伟与贺龙,谢天笑改名谢党恩,郝云改叫郝红,赵雷的新名字是赵家雷。

左小祖咒自己想改成左大诅咒,没通过。他很紧张,最后想来想去,提交了一个名字:左大祝福。遂通过。

同样有此遭遇的是丢火车。他们自信满满改了个和谐号,不行,收到批示:与时俱进。最终,他们的名字是:复兴号。

2019年的草莓音乐节改名为红色音乐节,迷笛音乐节改为号角音乐节,并分别设富强舞台,爱国舞台,敬业舞台等十二个舞台。入场人手发一条红领巾。崔健的《一块红布》也改成《一条红领巾》。

有关部门也推动了国外乐队重译:枪炮与玫瑰调整为镰刀与斧头,老鹰乐队改名为和平鸽乐队,披头士翻译为英国大团结。

最后是李志,他给自己的名字中间加了一个字:红。然后没有了然后。

逼哥大概是不想过了。

No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