竟无一人是男儿

来源:

北大马克思主义学会公众号

9月20日,北大马克思主义学会负责人邱占萱在该学会微信公众号上发表文章,透露校团委在新学习社团截止注册临近前,突然拒绝担当指导单位,马克思主义学院也没有任何一位老师愿意担任指导老师,导致社团无法正常注册。

文章发表不就后即遭删除,但该文的截图仍在互联网上广传,不少网友调侃,一个马克思主义政党执政的国家,连一个马克思主义学会都办不下去。有分析称,这与前段时间深圳发生的佳士工人罢工事件有关,当局非常害怕左翼学生和毛左、工人运动等“合流”。

以下为邱占萱发布的文章全文:

很抱歉,如果有更好的办法,我不会选择发出这篇文章。

此时此刻,我作为学会负责人本应在填报信息完成社团注册的路上,毕竟距离新学期社团注册截止时间已不足5小时。可是摆在我们面前的情况是,由于我校团委突然终止担当指导单位,马克思主义学院无一老师愿意担当指导老师,因而无法正常完成注册。

前不久,我从上任指导老师,原北京大学团委书记陈永利老师处得到消息,他将不再担任北京大学马克思主义学会的指导老师。随后我又通过团体部部长石长翼老师了解到,北京大学团委不再担任社团的指导单位。震惊之余,我召集社团骨干进行讨论,决定第一时间启动应急方案,根据团委团体部的指导意见,邀请北京大学马克思主义学院的老师出任社团指导老师。

这一过程持续了整整三天的时间。遗憾的是,尽管我与社团骨干们以挨个敲门的方式,不惜牺牲个人学习与休息时间遍访近乎所有马院的老师,但是老师们却纷纷出乎一致地以“工作太忙,无能为力”、“专业能力不行”、“保持学术独立性”等为由拒绝了我们的请求。后来我们找到了马克思主义学院执行院长孙熙国老师,孙院长以类似的理由同样婉拒了我们的请求。尤使让我们无法理解的是,有一名老师在头天答应了我们的诉求后,第二天态度突然发生了一百八十度大转弯,不仅收回原先的许诺,而且当我们提出当面沟通的请求时,十分坚决地拒绝了我们。

北京大学马克思主义学会始终以马列主义、毛泽东思想等科学社会主义理论为指导思想,社团成员来自全校各个年级、各个专业,在全校所有社团属于规模较大、影响力较强的品牌社团。作为高校学生社团,学会提倡同学们学习运用马克思主义理论,致力于马克思主义的传播。几年下来,马会作为社团日益成熟,人数规模不断扩大,活动形式日臻多样。我们于2015年底发布《北大后勤工人调研报告》,揭露校内用工不合理、不合法的现象,有利地维护了工友权益;每年邀请戴锦华、大卫·科兹等国内外知名学者举办高质量讲座,积极推动马克思主义在同学间的传播;定期开展社会调研活动,引导同学接触社会,了解现实,关注底层。当我们的会员和广大同学们一起活跃在历次校内维权斗争中时,我们甚至遭受学校的很多质疑。即便这样,我们也始终认为,支持社会主义制度,坚持维护工友、同学正当权益的立场,应是马会不变的底色;同一切不平等、不自由的现象和制度作斗争,坚持底层群体的立场,应是马会永远的承诺。

今年恰逢马克思诞辰200周年,学会不愿意看到在这一历史性时刻,在拥有传播学习践行马克思主义优良传统的北京大学,在我辈手中的马克思主义学会竟然会找不到一位指导老师,寻不到一家指导单位。无论如何,为了社团能够延续,学会成员仍将继续为寻找指导老师继续奔走。

在此我代表马克思主义学会面向北京大学全体老师发出邀请,希望至少能有一位老师接受我们的请求出任社团指导老师,对我们的社团工作进行指导,同时使我们的社团能够顺利挂靠在其所在单位。

因为传播速度有限而注册截止时间逐渐逼近,希望同学们能帮助我们扩散这一消息。万分感谢!

邱占萱代北京大学马克思主义学会

2018年9月20日

No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