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如雪

2012年8月,近日,有人在荆州发微博举报,“荆门市东宝区牌楼镇一家石膏厂雇佣弱智人员做事,不给工资,吃的是清水面条。这些工人是火车站附近的流浪人员或者收容所的流浪者。”微博还附上工人做工和生活的照片。这条微博引起不少网友关注。网友“严米菲”说:“惨无人道!”“瑜悦儿”说:“黑心老板,重罚!”

点击图片浏览摄影图集。图/东方IC

记者暗访 一群沉默的打工者

2012年8月9日下午1时30分许,经举报人的引领,记者找到了这家石膏厂,厂前门口挂着“荆门强台石膏有限公司”的牌子。

门口没有门卫值守。记者一行进门步行约50米见有一条小路通往车间。隔着老远,一股浓重的粉尘味也扑面而来。记者掩鼻走进车间,听到刺耳的响声,四百多平方米的厂房白尘飞扬,未见工人。

记者走入厂房深处,才发现粉尘中几名浑身白灰的工人,半跪在石膏切割机旁做工,他们黢黑的身上沾满了厚厚的白灰,只露出眼睛和鼻子。记者试图上前搭话,没人接腔,只有一名工人打了一个不明就里的手势。见记者拍照,他们也只目光呆滞地看了几眼。报料人说,这个车间里有十多名工人,其中部分是聋哑人,基本不会说话。

车间右侧有一间不足10平方米的小屋,报料人说这就是简易厨房。厨房散发着一股酸臭味,潮湿的地上散放着几个盆子。举报人揭起其中一个铝盖,盆子残留是工人门吃剩下的清水面条。

随后,记者来到工人宿舍区。宿舍区是一排简易平房,刚靠近,宿舍旁拴着的两只大狼狗跃起狂吠。一名五十来岁的老工人将记者让进房间。这里和车间一样,积了厚厚的白灰,断砖块垫起棕床,床上堆着破棉絮,没有床单。记者和老工人说话,没有回应,举报人说此人也是聋哑人。

劳动部门调查 无合同身份收入不明

晚上7时10分,记者与荆门市掇刀区劳动保障监察大队李队长相约再次来到石膏厂调查。此时车间切割机还在轰响,6名工人仍在干活。李队长了解到,这些工人每天早上六点起床做工,经常一天只吃两顿,都是清水下面条。

一名自称是车间包工头的男子邓玉华赶来称,他来自河南南阳市晰川县,这些工人大多是他从老家带过来的,没有签合同,也没有家人联系方式。邓玉华坚称工人中没有智障者,后来又说那些淅川来的工人是朋友和从前的同事介绍来的,没有身份证,反正只要能干活,他也不清楚是不是智障者。他没有正面回答工人中有无聋哑人,只说“他们大都不喜欢说话”。

10日上午,掇刀区劳动保障监察大队再次调查,邓玉华称11名工人中有6人是他带来的,每月工资按照工作量发放,一般每人每月500元左右。而该公司负责人(非法人代表)徐某表示,每月他都根据计件制,发给工人平均每月1000元左右的工资,由邓玉华代为签字收领。

对话工人 被他们从火车站拉来

记者再三要求找一个正常的工人,邓玉华带来同是河南籍的工人朱银亮。以下是记者(简称“记”)跟朱银亮(“简称“朱”)的一组简短对话。

记:你是怎么到这个工厂的?

朱:我在火车站玩,他们把我拉来,说有钱给我,让我来做事。

记:按你所说,你已经工作了两个月了,这两个月工厂给你了多少钱?

朱:没给钱。

记:你愿意在这帮他做事吗?

朱:不愿意。

记:那你为什么不走?

朱:他不叫走。

记:你们走过没有?

朱:走过一回。

记:每天都是面条吗?有没有鱼和肉?

朱:没有。

记:他们也没有发口罩?

朱:没有。

记:你还想不想做?

朱:不想做。

对话后,记者陪同朱银亮返回宿舍,在路旁一发黑的臭水池边,朱银亮停下用毛巾蘸着池水擦拭身上的石膏灰。他说“厂里没有洗澡的地方”。

目前,荆门市掇刀区劳动、环保、公安、民政等部门已介入后续调查该厂。环保部门表示,该车间除尘机已坏掉,没有生产条件,责令停产整顿。

来源:腾讯网

No comments